笔趣阁 > 奋斗在洪武末年 > 第363章 仗剑经商才可靠

第363章 仗剑经商才可靠

 热门推荐:
    “独眼大叔,快看,我有房契了,这个是房契吧?”黑小子拿着一张花花绿绿的纸,在老卒面前炫耀。

    老卒气哼哼的,“兔崽子,收好了!丢了这个房子就不是你的了!奶奶的,老子忙活了这么多年,还没你住的体面呢!”

    黑小子瞧了瞧孤苦伶仃的老卒,想起几个月的照顾……突然把房契递到了老卒面前,“拿去!”

    老卒瞧了瞧他,哂笑道“你小子傻了,把房契给我?”

    “那,那你不是没有吗!”黑小子挠头,他很喜欢这个房子,可他也知道,是大叔给他的钱,才能买得起,大叔都没有,他怎么好意思有呢?

    独眼老卒认真打量,然后把房契折叠好,塞到了黑小子怀里,没好气道“傻子,这可不光是一个房子……有土斯有财,你有了房舍,安了家,就是这的人了!”

    “这的人?什么意思?”黑小子不解。

    “这还不懂,就是和我们一样了,以后我不能随便打你们了,不然上告衙门,会有麻烦的。”

    “哦!”

    小黑子张大了嘴巴,这下子他总算明白了,有了这玩意,就不用挨打了,那可要好好藏起来,千万别丢了。

    瞧他笨拙的样子,独眼老卒忍不住叹气,他让黑小子把大家伙都叫过来,他要给这帮小子好好说说……对于绝大多数土司士兵来说,他们的身份和奴隶无异,根本没有资格拥有土地。

    即便一些士兵的家庭属于“佃人”,可以租用土地,但是跟中原的佃农完全是两回事。

    土地的佃人在分配了土地之后,全家的耕种收获,是在头人爪牙监督之下完成的。

    等收获之后,仅仅留下一点可怜的口粮,其余全数拿走。

    说穿了,他们依旧是农奴。

    既然是奴隶,有些事情就不需要多说了,元朝干的事情,土司们只会变本加厉,几乎所有的女孩子,都要先送给土司头人享用,然后才能和丈夫成亲……其余的,什么打骂啊,欺凌啊,甚至用活人祭祀……乱七八糟的事情,不一而足。

    “你有了房产,就是大明的人,以后有什么事情,可以去找大明的衙门,按照《大明律》来判决,那些欺负你们的事情,都不会再有了……”

    吧嗒!

    有一滴泪流下,紧接着,所有人都哭了。

    黑小子爬起来,向老卒磕头,转身,又朝着房舍那边嘭嘭磕头。

    而后一跃而起,握紧了拳头,“我要去把我娘接过来,还有我的妹妹,她都十岁了,我不想……”黑小子迫不及待,“大叔,她们是,是大明……的人?不用受苦了?”

    独眼老卒笑着点头,“那是自然,没瞧出来吗?这房子就是给你们一家准备的,你一个人住,还嫌大哩!”

    黑小子憨憨笑了起来,他迫不及待就要回家,却被独眼老卒拉住了。

    “别急,你现在回去,土司能放人吗?等等吧,大人会有安排的,一定会的!”

    ……

    “我说西平侯,你怎么连这点事情都看不明白?”柳淳很喜欢怼沐春,“我给这帮小子分了房舍,让他们安家。很快他们就会彻底跟土司划清界限,变成我大明的子民。我拉过来一个人,你就少了一个敌人。我都拉过来,你就不用打仗了,可以安心在家生孩子了,我听说你的子嗣好像不多啊?”

    “要你管!”

    沐春气哼哼的,“柳淳,你除了这些歪心思,你还会干什么?我现在问你,你对这帮人这么好,我手下的士兵怎么办?”

    柳淳瞪眼睛了,“你的兵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是西平侯!”

    “你!”沐春简直有种昏过去的冲动。

    冯诚连忙劝诫,他对柳淳道“事情是这样的,好多军中的老卒,日子过得很苦,他们看到朝廷有心思管土司,却对他们置之不理,难免心生怨言,不好,不好!”

    “好不好,也跟我没关系。是某人无能,不知道为自己的部下谋好处!”

    “你说谁?”

    “谁气急败坏说谁!”柳淳可不会客气,至少,他不会跟急赤白脸的沐春客气。冯诚这个难啊,只好不停劝说,都是自己的外甥,他能怎么办?

    好容易两个人心平气和下来,柳淳沉吟道“从土司手里挖人,削弱他们的势力,才能让云南太平安定,而且还能提供劳动力,一举多得,是绝对不能放弃的。”

    沐春哼道“这个不用你解释,我就想问你,将士们怎么办?难道继续吃苦吗?”

    柳淳白了他一眼,“早这么说不就完了,现在是求我指点迷津,客气一点会死啊!”

    沐春翘着桌子,怒哼道“有些人也要知道,自己不过是被贬到云南,少摆太子少师的威风!”

    “对不住了,在奉天殿猛地时候,比这儿还霸道呢!”

    冯诚算是看透了,这俩货数斗鸡的,他只能好言相劝,总算又平静了。

    “唉,我都胡子一把了,还要哄俩孩子,这个舅舅当的,命苦啊!”

    他正抱怨着,突然发现两双犀利的目光,同时把他戳穿了。

    “聒噪(废话)!”

    柳淳和沐春,相视一眼,柳淳先开口了。

    “你不是想让士兵们过得好吗?其实也不能,关键还在土司身上。”

    沐春是死鸭子嘴硬,他早就看出了柳淳的本事。

    “你是想让土司进贡好处?”

    柳淳哼了一声,“他们穷的叮当作响,为什么土司这么多战斗?说穿了,不就是得了穷病吗!你还让他们进贡,那不是逼着他们造反吗?”

    “那,那怎么办才好?”

    柳淳大笑,“多容易啊,咱们要逼着这些土司南下,让他们充当咱们的开路先锋,把这片土地都拿下来!”

    柳淳说着,取出了一张羊皮地图,用手指在云南以外画了个大圈,看得沐春怦然心动!

    “乖乖,这是要开疆拓土啊!”

    沐春更加纠结了,“柳淳,我现在连云南都没掌控,你让我开疆,打下来土地,有什么用啊?”

    柳淳无奈摇头,难怪古人不喜欢到处侵占土地呢!

    黄河长江流域,已经算是最适合农耕的地域了,再向外发展,东边到了大海,西边修个长城,就像圈一块菜地似的,里面就是汉家江山了。

    不是古人不想扩张,实在是不知道要那些不适合耕种的土地能干什么?

    就像沐家入滇,三十万人,完全是屯田戍边的模式,再也没想过别的,对此柳淳只想说,活该受穷啊!

    “西平侯,你好好想想!地盘大了,好东西是不是就多了?矿产,木材,奇珍异兽……你不是想让弟兄们过好日子吗?那就给他们开矿,伐木头,做生意,这还不简单!”

    沐春哼道“简单什么?那些土司强盗是吃素的吗?弟兄们孤身一人、几人去经商买卖,是会出人命的?”

    “那你的人马是干什么的?”柳淳毫不客气道“你这个西平侯是摆设?吃白饭的?你不会保护弟兄们的安全?”

    “什么?”

    沐春气得豁然站起,“我堂堂一个西平侯,手握三十万大军!你让我给商人当打手,你,你也太瞧不起人了!”

    柳淳针锋相对,“我不光让人当打手,还让你在前面开路,替他们解决所有的麻烦……这就叫仗剑经商,你还有什么不服气的?”

    沐春跟柳淳,大眼瞪小眼,气喘吁吁。

    ……

    黑小子和同伴们兴高采烈,他们要回去接家人过来了……更让他们意外的是,西平侯竟然在后面亲自压阵。

    土司敢不放人,西平侯的大军就会踏平山寨,黑小子觉得浑身充满了力气。

    至于后面的沐春,他只有一个想法,老子斗不过柳淳,还不能拿土司出气了?

    沐爷爷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