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奋斗在洪武末年 > 第350章 勿使孤有弑师之名

第350章 勿使孤有弑师之名

 热门推荐:
    朱允炆的日子并不好过,自从柳淳被贬之后,朱允炆就再也没有踏入过乾清宫。自从成为储君以来,朱元璋有意栽培,朱允炆能处理很多事情,甚至中下级的官吏任免,他都有一定的权限。

    或许也正是因为这些权力,才吸引了那么多的文官清流聚集在他的身边。当朱允炆发觉自己失去了权力,先是惶恐,接着就是害怕。他能感觉出来,皇祖父似乎不只是为了给自己点苦头那么简单。

    而是永远不让自己碰朝政了,他老人家也不屑于教导自己……他被皇祖父抛弃了!

    当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朱允炆怕了,貌似储君之位,已经变得摇摇欲坠了。

    完了!

    自己真的完了!

    “殿下,很多事情都是柳淳兴风作浪,他即便离了京城,也不老实,还跑去建什么岳麓书院,此人不除,殿下永无宁日啊!”齐泰建议道。

    朱允炆斜了他一眼,“除掉?怎么除?我连皇宫都进不去,你是嫌我死得不够快吗?”

    朱允炆薄薄的嘴唇,变成了可怕的青紫色,五官扭曲,神情狰狞,都是这帮没用的文人,把自己给害了!

    “殿下!”齐泰意识到了朱允炆的怒火,连忙跪倒。

    “殿下,想要挽回圣心,并不算难,臣这里就有一个办法……至于柳淳,也有很多办法可以除掉他,根本不需要殿下动手。而且云南山高路远,瘴气遍地,弄死柳淳,就跟捏死臭虫一样容易啊!”

    不得不说,齐泰在东宫师父当中,是个有才华,有主意的,可貌似这家伙的运气真的不太好。

    他的办法总是会出差错,但愿这次不会再有意外了……“殿下,柳淳去了云南,就落到了沐家的手里,强龙不压地头蛇,沐家在云南经营了两代人,十几年的光景,沐英又对东宫忠心耿耿,他虽然死了,但沐春跟他爹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殿下只要一纸书信送去,沐春就能想办法折磨柳淳,给他安排更多的活儿,不给他俸禄,最后再捉一些野兽,扔到柳淳住处的周围……”

    齐泰阴测测道“如此一来,柳淳肯定活不长,只要他一死,殿下就高枕无忧了。”

    还真是不错,至少听起来很可行。

    朱允炆思索半晌,缓缓而坚定道“一定勿使孤有弑师之名!”

    齐泰欣然领会,忙磕头道“殿下放心,事情一定办得漂亮,不留痕迹!”

    ……

    从长沙出来,柳淳就弃了船,换上了马车。除了蓝新月和蓝家的护卫之外,又多了两个少年。

    朱高煦很强壮,像个牛犊子似的,除了赶路,还有精力跟蓝家的护卫赛马比箭,偶尔还能猎几只天鹅,兔子,野鸡什么的……发配之旅,完全变成了郊游野餐了。

    朱高燧没有二哥的精力,他念念叨叨,就是提醒柳淳,要防备暗箭伤人。

    “我要是朱允炆,就会派人暗杀先生,放冷箭,下毒……反正一定要把先生弄死才会罢休的。先生,你要小心,以后凡是有什么吃的,你先给我二哥吃,等他吃完了,先生再吃。”

    嘭!

    蓝新月狠狠敲了他的脑袋一下。

    “你倒是舍得!把你二哥毒到了,怎么跟燕王交代?”

    朱高燧嘿嘿道“交代是你们的事情,反正我就知道少了一个欺负我的人!”

    蓝新月能说什么,她也很无奈啊!

    “你们还真是兄友弟恭,其乐融融啊!”

    “那可不,我们兄弟好着呢!”

    朱高煦提着猎到的野鸡回来,听到了三弟的话,很是感动,挥动手里的刀,果断砍下了野鸡的脑袋,外加屁股,用木棍串到了一起,送到了朱高燧的面前。

    “本来没你的份,就冲你说咱兄弟不错,赏给你了!”

    朱高燧盯着鸡头和鸡尾,足足盯了一分钟!突然哀嚎大叫!

    “朱高煦!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

    多了这俩活宝,路上再也不缺笑声,可蓝新月在欢笑之余,却是愁云惨淡,越发提心吊胆。

    吃不好,睡不好的,人都瘦了。

    “行了,傻丫头,他们的手段不会那么下作的,当然了,也高不到哪里去。”柳淳轻笑道“自古以来,被发配的名臣不在少数,像范仲淹啊,王安石啊,苏轼啊,都有这样的经历……通常情况下,上面的人会想办法把他们满世界调动,这样呢,就不得不一直在路上奔波,多好的人,折腾几次,也就完蛋了。还有,他们可以让地方的衙门故意刁难,欺辱,让你受尽折磨,假如扛不住,死在了当地,那就再好不过!”

    蓝新月听得目瞪口呆,这还不下作?

    “果然,文人都没有好东西!”蓝新月气哼哼道“咱们就在云南,哪也不去!而且地方衙门敢刁难你,我就打上门去,让他们好看!”

    柳淳觉得很温暖,虽然他也清楚,面对手握三十万大军的沐家,一个蓝新月能顶什么用?可即便如此,他还是很高兴,只要不是孤军作战就好!

    “放心吧,沐家虽然会为难我,但也不敢把我怎么样的,我手里有一张王牌!”

    “王牌?什么王牌?蓝新月眼睛忽闪忽闪的,紧紧盯着柳淳,“快说,快说啊!”

    柳淳微微一笑,“行,为了能让你睡个好觉,我就提前讲了……其实云南一点都不穷,且不说云南的各种物产丰饶,光是铜,就冠绝天下。铜……你知道吧?”

    蓝新月哼了一声,“你真当人家是笨蛋啊?铜的用处可大哩,能做镜子,脸盆,还能……铸钱!”

    柳淳笑道“聪明,其实还有一样,就是铸炮!东川的铜,储量非常大,一旦全面开采出来,能占到整个大明的七成以上!”

    “我的天啊!”

    蓝新月吓傻了,“那,那是多少钱啊?”

    “我都说了,不只是钱,还有战斗力!如果顺利的话,几年之后,就能在云南大举铸造火炮……哈哈哈!”柳淳忍不住笑了起来,把他发配到了云南,或许这就是天意吧!

    是老天爷让他用火器,轰出一个新世界来!

    柳淳的心里,有着一整套开发滇铜的方案,这就是他最大的一张牌!

    沐家世代镇守云南,只要开发滇铜,就等于有了一个世代取之不尽的聚宝盆。沐家的人,只要脑子正常,就一定会跟柳淳好好相处。

    柳淳甚至琢磨着,要如何收服云南沐家的人马。

    当初老朱派遣三十万人入滇,扎根落户,如果站在历史的高度上,这又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壮举!

    真的,没有半点吹捧的意思!

    即便以汉唐之强,云南都没有真正纳入版图之中,汉代云南属于西南夷的范畴,到了唐代,南诏国又给了大唐很沉重的打击,几次作战,死伤几十万人。

    以至于后来赵匡胤以玉斧划界,不敢越过金沙江。

    直到元朝灭了大理国,在云南设立行省。

    不过此时的云南行省管理面积狭小,且以当地的土人居多,朝廷的掌控能力不强。

    直到朱元璋建立大明之后,出兵西南,派遣义子沐英世袭镇守云南,大力移民,兴修水利,推行教化……几百年的努力下来,才让云南真正和中原融为一体。

    试想一下,假如不是朱元璋大力开发云南,西南的边疆问题,恐怕会不可设想……奈何又有多少人意识到洪武大帝在西南开疆之功呢?

    了解的越多,越觉得朱元璋绝对是最被低估的千古一帝,某些靠着吹捧起来的明君圣主,给老朱提鞋都不配!

    柳淳入滇,他有很多的想法,私心放在一边,他是真的想把云南变得更好,若是能有机会,想着中南半岛方向发展,那就更好了。

    “所以啊,我很有信心,这伸手不打笑脸人,我能给沐家的东西,连陛下都给不了,你说,他们还能把我怎么样啊?”

    柳淳笑呵呵跟蓝新月说道。

    他们已经进入了曲靖,算是正式踏入了云南的地盘,这一路上,虽然辛苦一些,但还算平静。

    可就在柳淳盘算着怎么跟沐家打交道的时候,突然朱高煦急匆匆跑来,“不好了!”

    “怎么了?”蓝新月一跃而起,顺势抓起了手里的刀。

    朱高煦绷着小脸,紧张道“我打猎的时候,看到了沐家的兵马,他们有上千人,分成三个方向,把咱们包围起来了,说话之间,就要杀到了!”

    果不其然!

    就在这时候,四面八方响起了喊杀声,无数的人手持弓弩,把柳淳这点人包围起来了。

    有一杆沐字大旗,迎风飘扬!

    云南的士兵,虽然不甚高大,但凶猛强悍,一看就是久经沙场的老卒,绝不好惹。

    蓝玉给柳淳的护卫,那也是顶尖儿的高手,奈何他们变成了护卫,连铠甲都没有,只有一口刀!

    如何能跟武装到牙齿的沐家人马较量。

    “大人,这帮人好像不怀好意,大人千万小心,不行就赶快择机逃走。”

    蓝新月和朱高煦,提着兵器,仿佛两个门神,死死护住柳淳。

    正在这时候,突然有一骑冲过来,马背上的年轻士兵高声喊道“柳淳!你别躲了!上面有命令,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这里就是你的葬身之地!我们就是来给你送行的!”

    蓝新月很傻眼,她苦笑道“柳郎,你算计错了,他们直接动手了!咱们怎么办?拼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