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奋斗在洪武末年 > 第342章 朕去送送他

第342章 朕去送送他

 热门推荐:
    朱允炆真的开心得飞起,他去见了朱元璋,整个过程,甚至连抬头的勇气都没有……他承认了自己知道的一些事情,他想藏的更多,奈何面对朱元璋,半点可能都没有,全都让老朱掏出来了。

    皇祖父的责骂,气愤,失望……在那一刻,几乎让朱允炆有了死的心思,储君之位,永远都失去了,世界都变得灰暗了,了无生机,生不如死。

    他好想大哭一场,可他又不知道该哭什么,是哭自己的倒霉,还是哭皇祖父的无情,或者是埋怨上天不帮忙……

    终于,什么都不用埋怨了。

    柳淳被贬到了云南,成了可有可无的驿丞,那么远的路,又是烟瘴之地,到处都是蛮夷……或许他会死在那里吧!

    过去朱允炆也叫柳淳师父,心里多少还存了一点敬畏。

    可现在只剩下浓浓的怨恨……姓柳的,你敢逼迫孤,你死定了!

    皇祖父还是向着亲孙子的,你一个臣子,也敢挑战储君,当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自寻死路!

    早知道这么容易,就该早点去跟皇祖父讲。

    说起来还是黄先生有见识,有手段,以后可要多多仰仗黄先生才是,其余什么齐泰啊,练子宁啊,陈迪啊,全都比不上黄先生来得厉害!

    “先生,你说说,接下来该怎么办?”

    朱允炆眼睛瞪得大大的,眼神亮亮的,黄子澄突然有点不知所措了……他本就不是足智多谋的人。

    让朱允炆请罪,完全是因为苏州的事情,他见识了柳淳的手段,知道这位难以战胜,除了祈求皇帝庇护,别无他法,

    现在还让他出主意,这不是难为人吗?

    黄子澄绞尽脑汁,想了半天。

    “殿下,旨意里面提到,柳淳是因为师道有亏,才被贬官……其实这事情,跟殿下也有关系。臣觉得,殿下应该去送送柳淳,并且向他认错,最好能维持师生情分……”

    “你胡说!”

    齐泰真的听不下去了,他气咻咻站出来,“黄大人,你是被柳淳吓破了胆吗?陛下都处置他了,现在就应该一鼓作气,上书弹劾,让柳淳出不了京城,立刻血溅三尺!你居然建议殿下去求和,还有什么师徒情分,简直不知所谓!你胡言乱语……”

    齐泰痛骂黄子澄,气急败坏,还没等黄子澄话说,朱允炆先瞪眼睛了。

    “齐先生,黄先生给孤出主意,是孤让的……更何况他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柳淳背后还有那么多人,暂时不能得罪。借着送他的机会,以显示孤的宽宏大度,岂不美哉?就这么定了!”

    都说挫折让人成长,经历这件事之后,朱允炆的确有些不一样了,至少敢拿出储君的威严了……只不过谁也不清楚,他的成长到底是不是偏了……

    京城狂风暴雨,惊雷阵阵。

    倒是柳家,此刻一片祥和,丝毫没有伤心的感觉。

    就连蓝玉都到了,三位国公,跟柳家三口,围坐在一起。

    汤和抓着胡须,哈哈大笑,“小子,你是真成!老夫服了!”

    挑战了朱元璋的底限,还能全身而退,快三十年来,柳淳是第一个,恐怕也会成为唯一一个了。

    这几天,他们都战战兢兢,生怕朱元璋会追究罪责,到时候大家伙都在劫难逃。

    可现在看来,“罪魁祸首”仅仅贬官云南,他们这些跟着起哄的,更不会有生命之忧了。

    “能苟延残喘,老夫已经心满意足了。”冯胜感叹道。

    蓝玉却还怒气冲冲,“瞧你们的样子,也太没出息了!我不服气!王弼的死,还没有个结论,我们什么都没有得到,反而眼睁睁看着他丢了官……这,这要是上战场,还不亏死啊!”

    听着蓝玉的话,大家伙都哑然失笑。

    到底是武夫,官场的事情,他是玩不明白了。

    汤和道“陛下的旨意其实说的很明白,他把柳淳发配云南,是为了以后启用。”

    “启用?那现在不还是丢官吗?”

    “你傻啊!”汤和气哼哼的,“老夫问你,事情闹到了这步,假如太孙登基,能启用柳淳吗?”

    “这个……当然不能,没准还会杀了他!”蓝玉突然大叫了一声,惊恐万分道“莫非,莫非……”

    几个人微微一笑,心照不宣。

    看样子陛下是真的打算易储了。

    能拼下一位储君,谁还敢说一无所获?

    “那,那你们说,陛下会想让谁当储君?会不会……是朱允熥啊?”蓝玉真的太高兴了,朱允熥可是常氏的儿子,他的孙辈,假如小家伙能登基,他也算对死去的人有了交代,可以含笑九泉了。

    蓝玉喜滋滋抬头,却发现几道关爱傻子一般的眼神。

    “咳咳……蓝玉啊,柳淳也不在京里了,往后你就在凤阳,千万别出来!”

    蓝玉气得五官都扭曲了。

    “好啊,你们也太小瞧人了,为什么朱允熥就不行?”

    冯氏此刻突然道“如果是朱允熥殿下,那么柳淳就不会被贬官云南,而是要留在京里,继续教导他,并且以师父之尊来辅佐储君。”

    汤和道“没错,这话说的有见地,既然贬了柳淳,那必定是要在藩王之中选择了。老夫觉得,北边那位希望最大。”

    “燕王啊!”蓝玉嘴角抽搐了两下,他原本挺忌惮朱棣的,可现在想想,朱棣也的确最像陛下,让他登基,也不是不行。

    “柳淳,你可要告诉他,不许亏待了朱允熥,听到没有?”

    柳淳可不盲目天真乐观,“梁国公,不管立谁都是陛下的事情,我们这些臣子,真的不要多猜了。而且我估计,这事情不会这么顺利的。”

    “哦?还有变数?”汤和惊问。

    柳淳沉吟半晌,“易储不是小事情,陛下年纪大了,体力有限……总而言之,必须要小心谨慎,管住嘴巴。”

    柳淳年纪最小,可他说的话,大家伙都听进去了。

    三大国公,立刻向下面人传达消息,让大家一定约束自己,谁要是胡咧咧,惹出了大祸,那就没人能救你们了。

    而柳淳呢,他的时间不多。

    老朱仅仅给了他三天的光景,柳淳把自己关在了书房里,开始奋笔疾书,没有人知道他在忙什么。

    三天过后,柳淳满脸疲惫,将一摞厚厚的书稿,连同一个玉貔貅,让人送去宫里。

    “行了,我要去当邮差了!”

    柳淳伸着懒腰,准备出发。

    他的书稿,还有玉貔貅,毫无阻挡,送到了宫里。

    貔貅卫被废了,玉貔貅也让柳淳交给了老朱,可后来朱元璋看他锄草干净,又随手赏给了他。

    今天柳淳却是还给了老朱。

    “兔崽子,他这是要跟朕一刀两断吗?朕没砍他的脑袋,已经是天高地厚的恩德了,他还想怎么样?”

    老太监慌忙道“皇爷,柳……驿丞可不是这个意思,他现在什么都不是了,没有这个玉貔貅,书稿怎么能送到宫里?奴婢听说了,这是柳大人在接到圣旨之后,熬了三个通宵,给陛下写出来的。”

    “是,是吗?”

    “千真万确啊,陛下,要说柳大人,对陛下的这份心,奴婢看了都感动!”

    “你少替他说话!”朱元璋厌弃摆手,赶走了老太监,他抓起书稿,随手看了起来。

    由于时间太紧,难免字迹潦草,甚至有几个错字,但是却不妨碍整篇的内容……柳淳再一次针对财税的改革,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柳淳认为,可以在关键的城市,重要的地区,设立京储仓,由户部派员,专职负责。各地粮食,就近交割。

    然后不定期巡查粮仓,确保粮食安全。

    至于京城的粮食供应,柳淳建议,再度对南直隶的农田进行清查,规定出粮田的范围,不许改种桑树,不得挪做他用。

    另外柳淳建议,由于大规模捕鲸,得到了一些肥料,可以推广使用。

    柳淳还建议,不能把京城的粮食,都寄托在税粮上面……朝廷应该挑选出几块旱涝保收的福地。每年拿出一些钱,以市价向当地百姓采购粮食。

    柳淳向老朱吐露了一个更容易的办法,其实皇家银行也可以加入收购粮食的行列……银行资本雄厚,平时采购粮食,赚一点差价,遇到了情况,皇家银行的粮食就能吐出来,为朝廷所用。

    此外,柳淳还提到,可以从海外定期采购粮食。

    反正大明的官方贸易很兴旺,去的时候,装满了茶叶和丝绸,回来就是空船,假如能采购粮食,也是不错的选择……

    这里面一条一条的建议,都让朱元璋看得眼圈发红……这是怎么了,莫非人老了,泪就多了?

    朕一个铁腕天子,怎么会在乎这点馊主意呢!

    老朱气哼哼把书信扔到了一边,恰巧上面的两页飘到地上……朱元璋急忙站起,蹲身捡起,掸了掸上面的灰尘,又小心翼翼,放到了上面。

    为了避免再次吹落,老朱竟然把这一摞纸压在了玉玺下面。

    “那小子走了吗?”

    他连着问了两遍,老太监终于小跑着过来,“回皇爷的话,三天了,柳大人必须离京了!莫非皇爷打算?”老太监惊喜交加。

    老朱却果断摇头,“准备马车,朕去送送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