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奋斗在洪武末年 > 第340章 易储的念头

第340章 易储的念头

 热门推荐:
    黄子澄有好主意吗?

    要是有,恐怕就不叫黄子澄了。

    他咬牙切齿,想了许久,总算憋出一个主意来。

    “殿下,事到如今,只有去见陛下了。”

    “皇祖父?”朱允炆吓得连忙摇头,“不行的,东宫出了差错,皇祖父岂会饶过我,黄先生,你就没有更好的办法?”

    “殿下,所谓疏不间亲,血浓于水啊!”黄子澄道“以现在的情况来看,梅驸马是不会死扛的,他若是供出了东宫的情况,势必会查抄东宫,到时候证据弄得满天下都是,人人尽知,就算陛下有心保殿下,那也是不成了。”

    朱允炆还是很纠结,他在成为太孙之前,跟老朱接触不多的,朱元璋的严厉冷酷,那是深深扎根朱允炆的心头。当了储君,他的日子也不好过,战战兢兢的,虽然老朱对他很和蔼,但朱允炆却没胆子放肆。

    “黄先生,我,我还是怕!”

    “殿下,现在去见陛下,最多被骂两句,大不了关禁闭,让殿下反思,总不会有别的事情。老百姓常说隔辈亲,陛下如论如何,都是心疼自己孙儿的。”

    这几句话倒是说到了朱允炆的心里。

    似乎有些道理。

    按照现在这个情况查下去,揪出了吕平,牵连到了梅殷,查抄驸马府,不知道又会弄出多少事情……到时候风风雨雨,全都涌向了东宫,他可怎么应付啊?

    就按黄师父所讲,去向皇祖父认错,祈求皇祖父原谅,这个关头,也只有皇祖父能保自己了。

    朱允炆咬了咬牙,他对着黄子澄深深一躬,“先生大恩大德,日后弟子一定涌泉相报!”

    说完,他急匆匆换上新衣服,穿戴整齐,迈着决然的步伐,向大内而去。

    东宫之中,剩下了齐泰和黄子澄,这俩货四目相对,齐泰咬牙切齿。

    “姓黄的,你害了殿下,你知道吗?”

    黄子澄白了他一眼,“怎么?我说错了?”

    “岂止是错,简直错得离谱!陛下秉性刚强,一生从不认输,自然希望储君能够杀伐果断,撑得起江山社稷。现在不过是一点小小的挫折,你就怂恿殿下,去求助陛下,就算陛下顾念亲情,帮了殿下,那又如何?势必会让陛下觉得殿下无能,如此殿下的储君之位,必将不保!黄子澄,你害死所有人了!”

    黄子澄轻笑了一声,“真是好见识。那齐先生以为,该如何是好吗?”

    “不管怎么样,都不能认下!柳淳发动文武,大肆搜查,牵连无辜,他这是欺君!只要立刻弹劾,弹劾柳淳大逆不道,构陷皇亲国戚,必定能拿下柳淳,连同他的党羽爪牙,一网打尽!”

    “呸!”

    黄子澄狠狠啐了齐泰一口,“你可真是大言不惭!柳淳的党羽?你是说那四大国公,还是六大尚书?还是都察院,国子监?难道你还想掀起大狱不成?”

    “黄子澄,你这是妇人之见!”齐泰针锋相对,“掀起就掀起,有什么了不起的,哪一朝的皇位,不是血流成河,尸积如山?”

    “你简直疯了!”黄子澄探头,跟齐泰两个人肩膀挨着,他阴森森道“你把消息泄露给柳淳,是不是就打算弄到这一步?”

    “啊!”

    这一句话,可把齐泰问住了,“你,你胡说!”

    他的声音明显没有之前高了,黄子澄冷笑了一声,“齐泰,事情闹到了今天,还不是你从中折腾,我奉劝你一句,以后老实一点,否则我把你的事情告诉所有人,我让你身败名裂!”

    黄子澄说完,大步向前,还用肩膀狠狠撞了黄子澄一下!

    让你拽!

    自从太子死了,整个东宫,就你能耐,上蹿下跳的,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是不知道我黄子澄的厉害!

    怎么样,这回老实了吧?

    不但是老实了,而且还吓到了。

    黄子澄怎么知道的?

    他向柳淳泄密,这事情知道的真不多,不过是身边的几个同伴而已、练子宁、陈迪、铁炫……莫非有人背叛了自己,跟黄子澄勾结到了一起?

    你们这帮无耻之徒,怎么能背信弃义?

    我们不是约好了,要一起匡扶新君,致君尧舜吗?

    你们居然出卖了我?实在是该死!该死啊!!

    齐泰又气又怕,其实他还忽略了一种可能,也不一定是他这边的人泄的密……总而言之吧,东宫的这帮人可热闹起来了。

    母子翻脸,师徒反目,本应该站在一起的师父们,也是彼此猜忌,乱成了一锅煮……

    “大人,太孙殿下进宫了。”

    柳淳消息灵通,朱允炆去皇宫,他第一时间就知道了,甚至连朱允炆什么表情,都详细无比。

    他低着头,两手拢在袖子里,额角面颊,都有冷汗……

    “或许我大明又要易储了。”

    发出如是感叹的是信国公汤和。

    很多人都觉得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储君之位,必然不保。

    其实不然!

    就拿老朱来说,他就没错过吗?

    显然是不可能的。

    一个优秀的皇者,不在于犯不犯错误,而在于犯了错误,如何应付。

    危机处理,才是衡量储君最重要的能力。

    不管是大义灭亲,还是死保自己人……又或者主动找柳淳和解,都是一个办法,成与不成,那要用过才知道。

    在所有的办法当中,最要不得就是逃避!

    此刻朱允炆进宫,不用问,一定是向老朱请求庇护。

    面对这点事情,就扛不住了,把整个江山,都交给他,能行吗?

    汤和还是了解昔日的小伙伴的,“陛下有心让大明朝超越汉唐,成就古往今来,前所未有的盛世。他用你,推动变法,就是这个原因。如今太孙殿下,别说推行变法了,就算当个守城之君,也十分困难。以我之见,陛下多半会重新挑选储君,替换太孙。”

    柳淳轻笑,“只怕没有那么容易吧?毕竟储君乃是国之根本,会动摇社稷江山的。”

    汤和晃着大脑袋,“你省省吧!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娃娃,算什么国之根本?再说了,只要挑选一个合适的储君,就不会动摇社稷,相反,还会让江山更加兴旺!”

    柳淳哑然,“这么说,老国公有选择了?”

    汤和冷笑,“我选谁不管用,管用的是你小子选了谁!”汤和突然哂笑道“说起来,冥冥之中,或许真的有天命吧!才几年的功夫,三个风华正茂的皇子,纷纷死去,唉!连老天都在帮他啊!”

    话说到这里,再明白不过了。

    只有四皇子燕王朱棣,他军功够高,能压制勋贵,他厉行变法,能得到柳淳一系的鼎力支持,他又是活着的皇子之中,最年长者,顺理成章成为太子。

    而且朱棣成为储君,能很快结束朝廷的乱局,上下一心,继续推行变法。

    汤和对朱棣的印象不算好,可也不算坏。他只知道朱老四是个狠角色,气度格局,不会比他爹差太多。

    反正对于老汤来说,这要能结束眼前的乱局,让他安安稳稳,渡过晚年,也就是了。到他这个年纪,真的折腾怕了,有这一次,也就够了。

    所有人都在焦急等待着,太孙进了皇宫,一直没有出来,大约过了两个时辰,突然有小太监来传旨。

    “柳大人,皇爷召见!”

    柳淳打了个冷颤,老朱恐怕是要给这次的事情,定个调子了。

    换句话说,谁胜谁负,马上就要见分晓。

    虽然柳淳信心很足,但是他也知道,不到最后一刻,都不能掉以轻心。

    更何况是更换储君这么大的事情,而且他面对的又是洪武大帝!

    柳淳换好了官服,略微沉吟,就向着皇宫而来。

    一路上小太监漫不经心地跟柳淳念叨着……皇爷在寝宫里破口大骂,里面传出哭泣之声,还说什么无情无义,丢了朱家人的脸,贪图小利,鼠目寸光……

    很显然,老朱是狠狠责骂了朱允炆,柳淳做到心里有数。

    他们来到了午门,柳淳是奉旨前来,应该直接去见皇帝,可就在此刻,一个红袍的太监拦住了柳淳。

    “柳大人,刚刚皇爷又召见了一个人,你要先等一等!”

    这个太监用词虽然客气,但言语之间,却有一丝的冰冷。

    柳淳眉头紧皱,最后关头,怎么还出了意外?

    “这位公公,陛下要见哪一位,不知道能不能告知一二?”

    太监顿了顿,“是天师张宇初,他修成了神乐观,特来向陛下报功。”

    柳淳还想发问,却发现太监已经低垂眼皮,一言不发,柳淳也就闭上了嘴巴!

    张宇初!

    这位可是明初道家正一派的天师,学问广博,无人能及,有道门硕儒之称。他在洪武十三年受封进京,侍奉天子,历年来,赏赐不断。

    而张宇初这个人非常本分,他甚至很少结交权贵,只是一心修建神乐观,弘扬道法。据说除了宁王等少数几人之外,张宇初几乎不见外客。

    在这个紧要关头,他突然冒出来了,而且老朱还见了他,这就让人颇为不解了。

    难道说,这一次的事情,会有变化?

    在皇宫之中,朱元璋让张宇初跟他对坐。

    “天师,听说你们家已经传承了四十几代了?”

    张宇初点头,“到臣这里,是第四十三代天师!”

    “嗯……比好些朝代都要绵长啊……天师,不知道你能不能说说,你们道家传承的奥妙所在?何以人才辈出,不坠祖宗威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