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奋斗在洪武末年 > 第302章 开开心心一家人

第302章 开开心心一家人

 热门推荐:
    “那啥我当了锦衣卫指挥使了。”柳淳回家之后,随口道。

    三爷满不在乎,他怀里抱着一个小小的婴儿,不是别人的,正是他的!咱三爷老树开花,有了亲生儿子了。

    这有了亲生的,收养的就自然靠边了而且以柳淳的德行,当什么官都不奇怪,哪怕明天告诉他,封个国公爷,三爷都觉得顺理成章。

    “不就是锦衣卫指挥使!”

    三爷声音都变了,猛地站起,他动作太猛,两手情不自禁举起来,怀里的宝贝顺势飞了出来。柳淳吓坏了,他手疾眼快,一把把小家伙抱在了怀里。

    “爹,你想摔死这个小祖宗啊?”柳淳忍不住责骂,老爹也真是的,前段时间冯姨娘怀了孩子,本该是阖家欢乐的事情,可三爷偏偏担心柳淳不高兴,让冯姨娘暂时回冯家安养等到孩子生下来,过了满月,这才重新回到柳府。

    弄得柳淳气不打一处来。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吗?

    再说了,就算没有血缘关系,好歹也是我的弟弟,你这么干,弄得我在外人的眼里,成了什么了?

    “我告诉你啊,再这么不小心,不许你碰孩子了,听见没有?”

    三爷迟疑了一下,也挺后悔的,不过很快他就甩甩头,不耐烦道“让人把这小子抱他娘那去,我有话说!”

    柳淳不舍得撒手,小兄弟白白胖胖的,多可爱啊!他伸手接住,小家伙没摔倒,还以为是玩呢,笑得眼睛都没了。

    “都是一家人,有什么话,还不能跟娘说?”

    “不能!”

    三爷面目狰狞,赶快让家人把孩子抱走,揪着柳淳,到了东跨院的厢房,他仔仔细细,瞧了一遍,这才重新回到座位上。

    父子俩面对着面,三爷的额头都冒了汗水。

    “那个你再说一遍!”

    “您老耳朵有毛病?”

    “你才有毛病呢!快点跟我说,详细地说,不要落下任何的细节,陛下怎么会挑选你当锦衣卫指挥使,为什么?”

    原来老爹不是没听清,而是想要询问细节。

    柳淳就把金殿上,朱元璋留他说话的经过讲了一遍。

    “以陛下的性子,怎么会愿意让下面的人糊弄!他又没有放心的人,所以就让我接了锦衣卫指挥使的位置爹,我知道你或许不高兴,毕竟你辛苦了二十多年,才当了指挥同知,我这第一天成为锦衣卫,就当了指挥使这样,我给你特许假期,以后锦衣卫有什么事情,你不用点卯,不用坐班,老实在家里照顾孩子。你可不许毛手毛脚的,小心让娘知道了,跟你翻脸!”

    “你给我闭嘴!”

    三爷面目狰狞,突然怒吼,“柳淳,你小子是不是脑袋坏了?我问你,上一任指挥使是谁?”

    “是蒋瓛!”

    “他怎么了?”

    “因为卷入暗害太子的案子,满门抄斩,被切成了肉片。”

    “那蒋瓛之上呢?

    “是毛骧,六年前,因为办胡惟庸的案子,收了贿赂,也被杀了。”

    三爷终于哼了一声,“我还以为你高兴的糊涂了,连这些人都忘了!”三爷敲着桌子,怒吼,“之前的拱卫司就不算了,从锦衣卫开始,两任指挥使,全都没有好下场。你现在成了第三任,你有什么打算?”

    三爷气哼哼道“你是打算活几年?是想砍头,剥皮,凌迟,还是灭九族?用不用我先死了,省得白发人送黑发人?”

    三爷越说越气,气得眼睛都落泪了。

    “小子,你干什么,也不该接这个掉脑袋的位置啊!爹把你带出山林,不是让你找死啊!你现在还没成亲,爹连孙子都没抱呢!陛下的性格,我多少了解一点。说他刻薄寡恩,未必合适,但陛下向来不会手软。锦衣卫在他的眼睛里,就是个描金的马桶,是用来干脏活的。”

    “毛骧是杀人太多,被设计了,陛下杀他,那是为了给百官一个交代,平息众怒!那蒋瓛呢?他怎么跟晋王勾结到一起的?他又怎么想害死太子?因为他清楚,六年锦衣卫指挥使下来,他已经人不人,鬼不鬼了。很有可能,在太子登基之前,陛下就弄死他,替太子扫清障碍!”

    这番话,还真是让柳淳着实吃了一惊。

    在追查太子一案的时候,柳淳也想过,蒋瓛为什么要动手,而锦衣卫上下,又怎么被牵连进去的。

    看起来都太仓促了,虽然太子和锦衣卫的矛盾由来已久,但也不至于飞蛾扑火啊!

    现在听老爹提起,柳淳这才恍然大悟。

    原来朱元璋竟然有心要提前废了锦衣卫?

    “爹,这事你怎么知道的?”

    “我能说是陛下的密旨,不许跟任何人讲吗?他让我调查蒋瓛的罪证!”三爷今天是毫无保留,全都说了。

    “孩子,你还年轻,爹不想跟你说人心险恶的话但我不得不说,你别把陛下看得太好了。他做什么事情,都是为了大明的江山社稷,为了他朱家的天下。”三爷伸出大手,抓着儿子的肩头,用力摇晃!

    “爹不想你做多大的官,也不想你公侯万代,爹,爹就想你平平安安的,你知不知道,自从你进京以来,你做的事情,让爹提心吊胆,生怕你会出事啊!”

    三爷一边说着,一边眼泪滴滴答答地流,止都止不住。

    “孩子,上次爹问你,你打算支持谁,是怕你牵连到储位之争,可这一次,爹着实担心,爹怕你连洪武一朝都活不过去啊!”

    啥也不用说了,哪怕是亲爹也未必如此。

    柳淳的心热乎乎的,他反手拉住了三爷的腕子,用力晃了晃。

    “老头,我没那么容易死的。伴君如伴虎,这个道理我能不清楚吗?爹,我这个锦衣卫指挥使,不只是干脏活的,我还有个使命。”

    “什么使命?”

    “替变法保驾护航。”柳淳毫无保留道“陛下御极二十多年,辛辛苦苦打理江山,他是希望朱家的基业,能永远传承下去。而变法就是确保朱家江山国祚绵长的关键,陛下看得出来,太孙不能寄予厚望,所以才会让我重新整顿锦衣卫怎么说呢,只要变法还在继续,我就能安然无恙。而且我手上还握着人才培养的大权,给我一些时间,我的人就会遍布朝堂,到时候谁也奈何不了我。”

    三爷默默听着,原来儿子心里有数,比自己想得还多,莫非是自己多虑了?他擦了擦眼角的泪,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小子,你别光捡好听的说,陛下都这么大年纪了,还能有多少时间,给你准备的?”

    三爷冷哼道“万一陛下走了,太孙继位,那你怎么办?”

    没想到,老爹想得还真多。

    “爹,说起来也好办。只要我的实力够强,就没人能撼动我如果我实力不够,斗不过,还不能跑吗!反正我不会束手待毙的。”

    柳淳笑道“当务之急,就是先把力量抓到手里,这才是真的!”

    三爷认真瞧瞧儿子,果然,这小子不是个老实的家伙。

    “嗯,你心中有数,那是最好不过只是现在的锦衣卫,怕是要让你失望了。”

    “哦?情况很不好?”柳淳迟疑道。

    三爷哼了一声,“何止不好!简直一塌糊涂。”

    柳淳眼珠转了转,反而笑道“没事的,不破不立。毕竟船破了还有底儿,底儿破了还有帮,帮破了还有三千大钉,锦衣卫好歹会有点家底儿的,是吧?”

    三爷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只是叹道“行了,等你去看过就知道了。”

    爷俩聊够了,这才一起出来。

    冯氏已经坐在大厅上,抱着儿子,等着兴师问罪呢!

    她抬头见爷俩进来,有些奇怪,今天这爷俩也不知怎么回事,一前一后,倒不像两个人,反而像一个人长了四条腿,步子迈得,充满了默契。

    冯氏一肚子话,不知道怎么说了。反而是柳淳,急忙伸手,把兄弟抱在了怀里。小家伙睁着乌丢丢的眼睛,瞧见了柳淳,立刻笑了起来。

    柳淳逗孩子玩,这时候三爷也坐了下来,“唉,陛下任命他当了锦衣卫指挥使了。”

    冯氏心智也不弱,再看看丈夫的模样,也猜到了几分。

    “锦衣卫可不好办啊!”她发出了长叹。

    “没什么。”柳淳满不在乎,“这一次我会好好整顿锦衣卫的只不过小弟怕是要倒霉了。”

    “倒霉?怎么?”冯氏不解。

    柳淳笑道“以后锦衣卫要唯才是举,可不能靠荫庇了,我爹一心生个儿子继续当锦衣卫呢!却要让我这个当哥哥的,亲手打碎他的饭碗,难道不是倒霉吗?”

    冯氏气得笑了,“大少爷,你有本事,可咱家里也不光你一个啊!这么好的孩子,让他当锦衣卫,我还舍不得呢!回头让我二叔教他兵法,或者进太学读书,等过个十几二十年,让他也考个六元出来!让你们柳家沾点斯文气!”

    柳淳忍不住大笑,“娘亲真是好志向,孩儿服了!”

    冯氏轻笑,“老爷,大少爷,既然是一家人,有什么事情,就一起担着这叫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管怎么说,大少爷当了锦衣卫指挥使,都要庆贺一番。不光是咱们乐呵,还要把那几个丫头请过来,我现在就去安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