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奋斗在洪武末年 > 第297章 隋侯珠

第297章 隋侯珠

 热门推荐:
    参见陛下。”

    柳淳给老朱施礼,半天没有声音,他只能躬着,幸好年轻,身体又好,要不然像某位辛苦的写手那样,一根老腰,非要折了不可。

    就在柳淳额头见汗的时候,老朱才哼了一声。

    “起来吧!”

    柳淳一肚子气,不用问,老朱这是把气又撒到了他的头上。

    “你小子还有脸见朕?瞧你教出来的好学生,给朕添了多少麻烦?教不严师之惰,都是你这个当师父的过错,你还不惭愧吗?”

    柳淳无奈,只好道“是臣没有教导好太孙,臣有罪。”

    站在老朱身边的朱允炆瞪大眼睛,没我什么事啊,干嘛把我牵连进来?那我是请罪啊,还是不请罪啊?

    本着谨小慎微的性子,朱允炆迈步站了出来,无奈道“皇祖父,孙儿……也不知道犯了什么错,反正孙儿让皇祖父生气了,孙儿有罪!”

    老朱瞧着两个人,牙齿咬得咯咯响!

    “朱允炆,你先滚一边去!”

    朱允炆吐了吐舌头,连忙退后。

    老朱怒目圆睁,“柳淳,你不用转糊涂!这才多长的时间,从皇子到驸马,现在连朕的儿媳妇都被牵连进去了!这就是你的变法吗?”

    柳淳看着脚趾头,骂呗,反正他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他饶有兴趣听着,看看朱元璋能不能骂出花样来?

    一刻钟之后,柳淳十分失望,老朱的骂人功力,好像比以前差多了,是老年痴呆了?

    朱元璋此刻很无奈,当着孙儿的面,有好多话没法说,便宜这小子了……

    “柳淳,废话朕不想说了,为了变法,朕已经付出了太多的心血,若是没有朕想要的结果,那朕就只有先杀了你,平息天下的议论了。”

    挨了一顿臭骂,从宫里退出来,朱允炆跟了出来,他还挺不好意思的。

    “先生,都怪我,连累先生挨骂了。”

    柳淳满不在乎,“我习惯了,其实殿下今天的表现就不错,陛下固然是天子,可也是殿下的祖父,隔辈亲,在他的面前,放肆一点,老人只会高兴,不会真的生气的……对了,殿下,你还是赶快回东宫吧!”

    朱允炆想到了母亲,连忙点头,撒腿就跑了。

    看着朱允炆的背影,柳淳笑了一下,可又摇了摇头。朱允炆还不算太差,未尝没有改变的希望。

    只是麻烦在吕氏,假如她真的牵连进去,一旦都掀开了,朱允炆也就跑不了了!

    柳淳沉吟片刻,返回了府邸。

    吕平死了!

    当夜就死在了天牢。

    在临死之前,他写了一篇悔过的书信,里面详细写了他的种种恶行,包括兼并土地,霸占良家女子,构陷害人等等……然后服用鹤顶红,七窍流血而死。

    好歹也是皇亲,竟然没人替吕平收尸,只是让狱卒用芦席卷着,扔到了城外的乱葬岗。

    “吕平死了,一条线又断了!”

    三爷无奈叹道“原本我还打算从吕家着手,去看看他们跟哪些官吏有来往,能不能查出真相。现在看起来,只怕又要变成无头官司了。”

    柳淳可不气馁,相反,他很高兴。

    “爹,其实这一次我们赢了!”

    “何以见得?”

    “很简单,我们已经有了方向!”柳淳叹道“过去我们一直在猜谜,空有力气,不知道往哪里用。可这一次,至少证明,吕氏心机手段,都非比寻常,本家弟弟,说杀就杀,颇有几分女中豪杰的味道。”

    三爷轻笑,“能在东宫这么多年,没有太子妃之名,却能稳稳执掌大权,能是寻常人物吗?我猜测太孙殿下的很多举动,应该是吕氏提点的。”

    柳淳表示赞同。

    “难怪有一股小家子气,的确像是女人的手段!”

    柳淳的话音刚落,就有人咳嗽起来。

    回头一看,正是冯氏和李无瑕。

    咳嗽的人是冯氏,她冷哼道“大少爷,你的话未免太不客气了吧?女人就一定小鼻子小眼睛?女人就不许有点过人之处吗?”

    三爷见夫人来了,也忙把老脸绷起来,“没错,你小子就那么瞧不起女人吗?”

    柳淳只能给老爹一个白眼,让他自己体会吧!

    好在冯氏没有真的生气,她轻笑道“刚刚我跟无瑕聊了一会儿,她倒是有个好主意,你们也听听。”

    李无瑕轻笑道“也谈不上好主意,只是吕氏如此大义灭亲,是不是该大肆颂扬啊?”

    三爷皱着眉头,“什么意思?难道还要给她树碑立传啊?”

    李无瑕道“也未尝不可,我原是打算,以东宫的名义,刊印三千本《女戒》分发给朝中百官家眷,不知道柳大人以为如何?”

    柳淳眼前一亮!

    李无瑕这一招,价值两个大拇指!

    以吕氏目前的地位,要动她非常困难。不但要有证据,还要有恰当的时机。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要必杀!

    问题在于她凭着太孙之母的地位,四处伸手,煽风点火,能带来不小的麻烦。

    若是能借着这次的机会,把吕氏的手脚绑住,对接下来的调查,非常有帮助。

    “光是《女戒》还不够,我看应该大肆散播流言,让天下人都知道,吕氏深明大义,强力支持变法,为此不惜牺牲兄弟的性命,实在是通情达理,女中的丈夫!”

    冯氏一听,忍不住笑道“你这招比无瑕的办法还阴险呢,我估摸着,吕氏的鼻子非气歪不可!”

    柳淳这边都是行动派,转过天,李无瑕就去东宫,拜见吕氏,一顿好话说完,把《女戒》的事情提出来,请求吕氏写一些训诫的话,印在书的前面。

    柳淳是没有见到吕氏的表情,但是根据李无瑕所讲,她能感觉到,在笑靥如花的谦逊面孔之下,有着强烈的愤怒在酝酿,好像要冲破头顶,冲上天空!

    柳淳也不是没事找事,他试探吕氏,就是想看看,这个吕氏到底是什么人,然后好判断清楚,她到底跟太子之死,有没有关系……

    “小子,就算是她干的,日后太孙登基,她就是皇太后,你有办法替太子报仇吗?”三爷真有点不理解儿子的心思。

    “不管她什么身份,仇一定要报,而且我想取她的性命,易如反掌!”

    “吹牛!”

    三爷冷哼道“臭小子,你别太狂了,人家在深宫之中,小心谨慎,如何能杀得了她?”

    柳淳微微一笑,他从书桌下面,拿出了一个木盒子,递给了三爷。

    “瞧瞧吧!”

    三爷展开,顿时吓了一跳。

    只见里面放出七彩的光芒,一块炫目的宝石,躺在盒子里。宝石有鸡蛋大小,表面光滑洁净,不染尘垢。在宝石的内部,好像有生命似的,不断翻滚,释放着动人的光彩。就好像一个深邃的眼睛似的,通过瞳孔,能够看到新世界。

    三爷情不自禁凑上去,迷醉地盯着,恨不得把宝石吞到肚子里……柳淳劈手夺过,重新锁好,扔到了桌子下面。

    三爷悻悻哼了一声,“我是你爹,看看都不行,真是小气!”

    柳淳轻笑,“如果你知道了这东西的来历,你就不会想看了。”

    三爷不解,“臭小子,你是从哪里弄来的?”

    “是倭国,据说是一个大家族的珍藏,他们的祖上从火山附近发现的,带回家中,立刻作为传家之宝。”

    三爷道“这么说,这家人运气不错?”

    “可是不错!从得到了宝石之后,他们家的家主就没有活过三十岁的,全都是因为稀奇古怪的病,早早丧命。在连着死了四任家主之后,终于家道中落,不得不把宝石让出来……后来转转流落各地,凡是这个宝石的主人,都没有好下场!”

    “啊!”

    三爷吓得目瞪口呆,“难道说这个东西,沾了什么不成?有巫蛊不成?”

    柳淳摇头,“这块宝石的确有问题,但却不是你想的那样,总而言之,三句两句说不清楚,我打算以隋侯珠的名义,进献给吕氏。当然不是我去送,我会安排其他人去办,还会给吕氏编造一个凄美动人的故事,让她忍不住沉迷在瑰丽的宝石之中……如果不出意外,最迟三年,她就会死去!而且是非常非常痛苦,没有人知道病因!”

    柳淳轻轻敲击着桌面,富有节奏,三爷瞧着儿子,有点不寒而栗的感觉……有人用毒害人,更厉害的用瘟疫害人,这小子竟然能用宝石害人?你小子是魔鬼吗?

    “现在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吕氏到底参与没有!”

    三爷发狠道“我会去查的,锦衣卫不是饭桶,哪怕只有一个人,也能找出真相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