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奋斗在洪武末年 > 第295章 求上门

第295章 求上门

 热门推荐:
    柳家的门槛不算高。三爷虽说是锦衣卫的副手,可如今锦衣卫已经彻底废了,老人被杀的差不多了,新人也不给补充,缺的位置也不填满。

    三爷这个同知最大的作用就是每月去领并不丰厚的俸禄。

    不过好在柳家也不用靠着俸禄吃饭,三爷干脆关上门,过自己的小日子,把九成的心思都用在了开枝散叶,光大柳家门庭上面。

    至于仅有的那么一层,就是盯着柳淳,这小子可千万不能出事。

    自从太子殿下遭人暗算之后,三爷就像是魔怔了似的,挖空心思,保护柳淳的安全,生怕他有什么闪失。

    为此光是狗就买了二十多条,不管什么东西,先给狗吃,等半个时候之后,柳淳才能享受。

    “我这就是狗剩,对吧?”柳淳抱着肥肥的黑猫,无力哀鸣,他好像还不如这伙舒服呢!想吃就吃,想睡就睡,而且除了吃和睡,就不想别的了!

    人生何时能如猫生啊?

    柳淳发出了终极的哲学之问……三爷根本懒得搭理他。

    “臭小子,你别掉以轻心,我可告诉你,现在想杀你的人,绝对不比要暗算太子的人少……变法推开了,你动了多少人的荷包?人家能不跟你拼命吗!”三爷忧心忡忡道“就说这南直隶应天府,高门大户,不计其数,宗室勋贵,各路的神仙,哪一个是好惹的?你说吧,这刚清查,就有人告吕家,这不是让人难做吗?”

    虽说锦衣卫半残,但一些消息还是瞒不过三爷,尤其是涉及到太孙的舅舅,那就更不一般了。

    “爹,这个吕平真是太孙的舅舅?我以前怎么听说吕家无后啊,只有吕氏一人,无依无靠?”

    说实话,吕氏的存在感的确太低了,低到让人都忽略了,她才是东宫事实上的女主人。

    “要说起来,吕氏也是书香门第啊!”三爷执掌锦衣卫,对很多旧事,还是有所了解的,他思忖道“这个吕氏的父亲叫吕本,曾经是太常寺卿!”

    “哦!”

    柳淳一惊,“小九卿啊,不算小了?”

    “嗯,他在洪武七年的时候,因为督修庙宇,出了差错,有偷工减料的行为。完工之时,一个墙角塌了下来,来不及弥补,让上面逮了个正着。陛下怒气冲冲,就罚吕本在工地做苦役……他一个文人,哪里受得住,就此落下了病根,后来在洪武十年,病死了。”

    “洪武十年?”柳淳迟疑道“据现在有十六年了,怪不得很多人都不知道!”

    “是啊,我听说是因为吕氏怀了身孕,陛下知道以后,特别加恩,才把吕本招回京城,可惜,他是个没福气的,刚刚官复原职,就病死了,也没有看到外孙出世!”三爷思量道“吕本的确没有儿子,但以他的身份,尤其是陛下册立太孙之后,从同族过继个儿子,也是轻而易举的。谁敢让太孙的外祖父绝后啊!”

    听到这里,柳淳突然吸了口气!

    他一直以为,朱允炆跟文官比较密切,是因为师徒的因素,受到的教育使然。而吕氏一直以来,太过低调,让人忽略了她的身份背景,甚至还有人以为她出身贫寒,无依无靠呢!

    “照这么说……吕氏跟文官之间,很有可能早就彼此熟悉。陛下给太子选妃,也是有趣,文武搭配,干活不累啊!”

    三爷哼了一声,“什么文武搭配?太子的一颗心都在常氏身上,根本没有拿正眼瞧过吕氏。当年吕本被处罚,在烈日之下,背石头,搬砖块,一条老命都差点没了,太子殿下若是能替他求情,也不至于那么惨了。”

    柳淳轻笑,“若是再晚几年,太子没准就求情了,可洪武七年的时候,太子还年轻,我估计以他的性格,肯定十分讨厌吕氏,听说吕氏的爹倒霉了,他只会拍手称快!”

    三爷颔首,“你还真了解殿下,我打听过了,他当时的确有些不痛快,但后来经过常氏的劝解,太子还是替吕本说了情,而且因为心怀愧疚,太子存心补偿吕氏,这才有了太孙殿下!不得不说,常氏的确贤惠,是个好太子妃,只可惜,她跟殿下一样,死得太早了……”

    说到这里,柳淳想起来,之前常茂提到过,是常氏提携了吕氏,现在看起来,的确是真的。

    只不过要是就此认为吕氏感激涕零,把常氏当成恩人,那可就未必了!

    吕本之死!

    还有和文官的牵连。

    柳淳渐渐觉得,这个吕氏不一般。

    上次他跟常茂开玩笑,说看过宫斗文没有?

    现在想来,还真有点意思,常氏出身勋贵,吕氏出身破落文官家庭,常氏早早死去,吕氏的儿子成了太孙,笑到了最后……丫的,这不是甄嬛传吗?

    想到这里,柳淳都下意识打了个冷颤。

    “爹,过去我好像疏忽了什么事情!”

    柳三瞧了瞧儿子,轻笑道“你又不是神仙,能面面俱到……我知道你的意思,这些事情,锦衣卫会查的。我们虽然半废了,但还没有彻底死。只要还有一口气,就能翻盘,放心吧,锦衣卫没有那么容易被打倒!”

    朱标被暗害的时候,柳淳曾经怀疑过文官势力,但后来柳淳又犹豫了,道理很简单,目前文官虽然力量不差,但太分散了。

    太子死了。也难保他们会成为最大的受益者。相比之下,锦衣卫和晋王的组合,更让人信服。

    只是朱棡自我感觉良好,老朱根本无意立他为太子,而是直接选择了太孙……朱元璋和太子朱标的感情太深了……对了,这件事情谁能看的清清楚楚?

    吕氏!

    一定是吕氏!

    不管怎么样,她跟朱标耳鬓厮磨这么多年,一定知道!

    这世上的事情,有一个很简单的逻辑,那就是谁获益最大,谁的嫌疑就最大。

    到目前为止,太子妃吕氏把儿子推上了太孙的宝座,她就是未来的皇太后,当之无愧的大赢家!

    她绝对有嫌疑,那现在还差一个关键的人物,究竟是谁在帮吕氏做事,毕竟她一个妇道人家,没法联络百官,没法布局害人,必须有人替她奔走帮忙才是。

    只要找到了这个人,整个网就补起来了,或许太子之死的真相,才能浮出水面!

    柳淳猛地站起,在地上不停踱步,他曾经发誓,要替朱标报仇,灭了蒋瓛九族,赐死晋王朱棡,柳淳并不觉得这件事情结束了。

    或许能从这个吕平身上,找出答案……那又是谁,把吕平给推出来的?这一切都是巧合吗?

    会不会背后还有一只大手,在针对吕氏呢?

    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还是分赃不均,他们闹翻了……柳淳的脑细胞快速燃烧,浑身的卡路里都了。

    愚蠢的晋王,曾经私自做过龙袍,他是个想当皇帝想疯了的人!

    锦衣卫利用了他,去暗害太子。

    而锦衣卫呢,或许也自作聪明了,他们不过是别人手里的棋子!

    其实稍微读一些明代的历史,就会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在明代,皇帝挨骂的最多,太监和锦衣卫,就没有一个好东西,甚至有人发疯咒骂,说明朝是最烂的一个朝代!

    可咒骂明朝的人,或许都忽略了一件最重要的事情,二百多年的明朝历史,没有唐朝的和亲,没有宋朝的岁币,更没有发生安史之乱一般的明显盛衰的分水岭。

    哪怕是土木堡之变,大明也挺直了腰杆,没有像北宋一样,抛弃故都,跑到东南偏安一隅。

    而且即便是天启朝,大明依旧能压着后金打,更不要说万历三大征了。

    所以纵观二百多年的明朝历史,这个帝国始终存在了一根打不断的脊梁,始终昂着高傲的头颅!

    从朱元璋开始,明代的皇帝还有一个规律,大凡被文官骂得很惨的,不愿意迁就文官的,基本上都能维持国势不坠!相反,越是信任文官,下场就越惨……而朱允炆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站在文官集团的立场上,加之吕家的身份,去扶持朱允炆,几乎成了最顺理成章的选择。

    柳淳渐渐理清楚了,此刻的他,就显得冷静沉着许多,心里也有了数。

    “少爷,太孙殿下来了!”

    家人突然进来送信,柳淳微微一惊。

    朱允炆怎么来了?

    他急忙出去迎接,见面之后,双方施礼,朱允炆显得忧心忡忡,急忙道“先生,我舅舅他,他侵占了不少田亩,犯了国法,此事该,该如何是好?”

    柳淳颔首,表示知道了。

    “殿下,侵占田亩的情况,分成很多种,三千亩不算太少,可若是没有害人性命,也不至于死罪。臣会想办法周旋,请殿下放心就是!”

    朱允炆大喜,忙道“多谢先生,外祖父家中,人丁稀薄,吕平是过继过来的,继承香火。他,他一直老老实实,不是为非作歹的人,先生一定要替他讲话啊!”

    柳淳点头,“殿下,臣一定照办,只是臣想请教殿下,为何不直接去……求陛下呢?”

    朱允炆的小脸垮了下来,为难道“先生,我,我怕……皇祖父要知道我包庇吕平,会,会失望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