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奋斗在洪武末年 > 第293章 朱元璋要造福家乡

第293章 朱元璋要造福家乡

 热门推荐:
    “身为一国储君,连一点血腥也见不得?何以执掌万里河山,又如何杀伐果决?”老朱幽幽道。

    朱允炆额角见汗,明显害怕了,慌忙伏在马车之内,急迫道”孙儿,孙儿无能,让皇祖父失望,孙儿请皇祖父责罚!”

    朱元璋看了看他,叹口气,“老百姓常说隔辈亲,朕怎么会舍得责罚你?”

    “孙儿谢皇祖父!”

    “但是……”老朱语气一变,骤然道“你从小锦衣玉食,长于宫中,身边尽是妇人阉竖。此等之人,最无胆魄,不足与谋。昔日朕让梁国公教导皇孙武艺,你学的如何?”

    朱允炆越发尴尬,只能老实道“回皇祖父,孙儿资质平庸,武艺平平!”

    “唉!”

    老朱叹了口气,“是朕一时疏忽啊,从明天起,你要随着朕学习拳脚。还有……你的心性也要改一改,不能光是老实善良,要学着从帝王的视角,俯视天下。每做一件事情,都要先想想,对天下苍生如何?对江山社稷如何?想清楚了就一往无前,不要忧谗畏讥,也不要踟蹰不前……”

    想当初,面对儿子们,老朱还能让他们去凤阳,体察民情,了解百姓疾苦。可到了朱允炆这里,一来是时间不允许,二来也生怕再出意外。

    朱元璋只能不断耳提面命,谆谆教导。而朱允炆则是不停点头,可有些事情,不是光听一遍就能知道怎么做的,也的确令人为难。

    倒是那帮即将牧守一方的小菜鸟,目睹眼前的这一幕,纷纷若有所思。

    刘政思忖道“所谓鲸者,古书皆言乃大鱼也,到了今日,方知古人之大谬!由此可见,先生告诉我们,真正的学问是脚底板走出来的,不是读书读出来的,真乃至理名言!”

    汤怀笑道“别急着拍马屁啊,你们想过没有,弄清楚这玩意和鱼不一样,有什么用处?”

    龙镡大笑,“用处多了,先生说过,当我们的知识拓展之后,新的财富就会随之而来。”

    刘政就说道“没错,弄清楚了鲸的情况,研究明白习性,就可以组织船队,大举捕捉!”刘政笑道“先生,弟子接了浙江右布政使,正在发愁,如何开局!先生觉得,从鲸做文章,如何?”

    柳淳欣然点头,“很好,推动新法不止要除弊,还要兴利,让百姓看到实惠。鲸的油水,的确是不小啊!”

    还有几个被分派到沿海州县的学生,大家凑在一起,就像在长沙府那样,开始讨论起来,究竟怎么做这一篇文章!

    首先呢,捕鲸能带来丰厚的鲸油,鲸油能用来照明,据说秦始皇的陵墓里,就用鲸油充当燃料,点燃长明灯。

    毫无疑问,鲸油的价钱差不了。

    其次呢,鲸肉或许不好吃,但架不住便宜啊!而且量也够大,一头鲸,能抵得上几百上千只大肥……豚!

    把鲸肉用盐腌制,就可以向各地出售,甚至能贩卖到海外获利。

    另外像皮啊,骨头啊,筋膜啊,全都有用处。尤其是筋可以用来熬胶,一头鲸能抵得上多少头牛?

    而且牛是用来耕田的,不能随便宰杀,如果用鲸取代,对老百姓也是好事情啊!

    最后,哪怕是最后剩下的内脏,粪便,也能用来肥田!

    越讨论,刘政就越是兴奋,最后简直手舞足蹈了。

    “浙江是七山二水一分田的地方,由于盛产生丝,还算富足。可人多地少,摊到百姓头上的田亩有限,更有许多大户兼并土地,种植桑树。虽然桑田比农田收获要高,但百姓过日子,离不开粮食。捕捉巨鲸,等于给百姓又找了一条财路,吃饱饭也就不难了。”

    刘政是心满意足了,他已经勾画好了全盘计划。

    捕鲸只是个开头,等老百姓的收入上来,在民间的声望培养起来,他就推动清丈田亩……士绅地主肯定还要反对,但刘政不怕,你们想不想分享捕鲸的利润?想不想在捕鲸的庞大产业链上,分一杯羹。想做,就老实听话。

    这样一来,就能分化士绅,当然,什么时候,都会有最顽固的一些人,他们死活不愿意接受变法。

    到了那时候,就只有行霹雳手段了。

    这也是他从柳淳身上,学来的做事方法!

    柳淳在长沙就是这么干的,先争取民心,接着疏通商路,拓展财源,然后积极拉拢分化,争取一些骑墙派的支持,最后对顽固的保守派形成泰山压顶之势,一切也就顺理成章了。

    刘政的事情说完了,汤怀呢,他被分到了凤阳,可没有鲸鱼捕捉。

    “汤师兄,你又准备怎么破局呢?”大家伙都好奇询问。

    汤怀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山人自有妙计!”

    正在他臭屁呢,朱高煦换了一身新衣服,洗净了血水,走了过来,他挥拳就给汤怀一下子。

    “四师弟,你装什么大瓣蒜,师父还在这呢!有什么屁,赶快放!”

    汤怀狂翻白眼,要是我能打过你,早把你屁股打开花了!

    “既然二师兄问了,我就只能说了……凤阳土地贫瘠,又时常遭遇水灾,蝗灾,民生困苦。说句实话,想要治理好凤阳,并不容易!”

    朱高煦不爱听了,“别磨磨唧唧的,捡重要的说!”

    “要说凤阳有什么优势呢?这些年来……”汤怀顿了顿,才压低声音道“这些年啊,陛下不断迁居豪强,又不断发配官员,另外呢,还有不少勋贵都暂居凤阳。我盘算着,凤阳的读书人,差不多是整个大明,仅次于京城的了。至于其他行业的能人,更是不计其数,简直是个人才宝库啊!”

    汤怀笑嘻嘻讲着,柳淳眼前一亮,他很欣慰,显然一些学生们已经领会了他的想法。要想治理地方,就要知道优劣所在。

    凤阳除了出了个朱元璋之外,其他各个方面,都是很糟糕的。

    土地也不肥沃,物产也不丰饶,淮河还时不时泛滥,这还不算什么,凤阳还有一大堆的刺头儿,别说小小的知府,哪怕去个王爷,都摆不平……说实话,要治理好这么个地方,的确不容易。

    当得知汤怀被任命为凤阳知府,柳淳还替徒弟捏了一把汗。

    可听到汤怀的想法之后,柳淳大喜过望。

    “你是准备利用凤阳的人才了?”

    “师父高见!我盘算着,整个变法要推进,也不能光靠着师父在京办学……我打算在凤阳大兴教化!主要培养算学人才,我听说啊,有不少官员,喜欢到绍兴请师爷,说绍兴人聪明,会算计,文笔也好!我琢磨着,凤阳人也不差什么啊!我有个志向,就是在若干年后,凤阳的账房,天下闻名!凤阳的学子,到哪里都能被人高看一眼!”

    “好志向!”

    柳淳轻笑,“可是凤阳的人才之中,不少是犯官,你用他们来培养人才,陛下能答应吗?”

    汤怀陪笑道“师父,我也是没办法,就只能赶鸭子上架,来个先斩后奏!我估计啊,有我叔祖在,他老人家帮着美言几句,或许能行……对了,我还想请师父帮忙疏通,让宋国公和梁国公也帮我的忙,最起码给弟子撑撑场面,这样弟子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还没等他说完,朱高煦就飞起一脚,结结实实踢在汤怀的屁股上!

    “你摸摸自己的脸皮?让三大国公帮你!你怎么不直接跟陛下请旨,把太学搬去凤阳,那该多好啊!”

    汤怀差点被踢得摔倒,他挠了挠头,委屈巴巴道“二师兄,我要是能说了算,不早就搬去了!”

    正在这时候,突然背后传来咳嗽之声。

    “太学是搬不得的,但别的可以商量!”

    汤怀,柳淳,朱高煦,还有刘政,龙镡,以及其他所有人,急忙闪目看去,发现朱元璋一身便服,笑吟吟走过来。

    “陛下,您来了?”

    老朱含笑,“你们讨论的热闹,朕在外圈听着,你们都没有注意!”

    柳淳忙道“是臣等疏忽,请陛下责罚!”

    “不是疏忽,是用心了!”

    老朱走到了大家的中间,随意坐在石头上,瞧了瞧汤怀。

    “你小子还挺有主意的!就是胆子忒大了点!你问问你师父,他当初私自办学,还弄什么考试,朕怎么处置他的?”

    柳淳咧嘴苦笑,“我的学堂被陛下没收了,差点按谋逆的大罪,把我给办了!”

    “啊!”

    汤怀吓坏了,声音都变了,忙道“那,那我不办了!不办了!”

    “不行!”朱元璋突然怒道“朕的老家不能再穷下去了,朕的乡亲们,也不能四处给人唱曲要饭!”朱元璋恶狠狠道“你小子必须让凤阳改头换面!不然朕就砍了你的狗头!”

    顶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