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奋斗在洪武末年 > 第135章 金杯共汝饮

第135章 金杯共汝饮

 热门推荐:
    “太子既然替他求情,那朕就把他交给你了。”

    老朱一甩袖子,转身走人……

    两个人只好退出。

    “柳淳,你可真是让我大吃一惊啊!”

    朱标笑呵呵道:“没想到你敢跟父皇直言钞法弊端……我还以为你没这个胆子呢?”

    柳淳在袍子上,擦了擦手心的汗,咧嘴苦笑……他这个人胆子的确不大,可问题是整个大宁的未来,他的身家性命,全都压在了宝钞上面……假如这玩意币值变动剧烈,稳定不下来,他就没法做生意。

    换言之,整个大宁都司的产业,都会彻底崩塌。

    他的努力,就像是在沙漠上建城堡……这座城堡的基石就是商品交换,而宝钞则是基石之间的粘合剂。

    稳定了,就拥有一切,不稳定,什么都是海市蜃楼。

    柳淳觉得自己跟那些贪官本质上是一样的,他们为了钱,不惜自己的性命,而柳淳呢,是为了保住事业,拼了小命,当了一回直言进谏的臣子。

    等出了寝宫回想,柳淳真有点后怕,假如再给他一次机会,估计就不会这么干了……事业损失也就损失了,小命要紧啊!

    说起来还要感谢朱标。

    没有这位太子帮忙,还真不知道是生是死哩。

    “殿下,救命之恩,臣没齿难忘。既然圣人同意设立银行,稳定宝钞,也就没有下官什么事情了,我打算择日返回大宁。”

    柳淳是真想走了,面对老朱,不但要跪啊跪的,还时刻提心吊胆,远不如待在大宁舒服。

    听到柳淳要跑,朱标简直笑出了声:“柳淳,你想什么呢!就算我想放你,父皇也不会答应的……再说了,这银行怎么弄,宝钞该怎么办,还要靠你!”

    “靠我?殿下,这么大的事情,我怕是扛不起来。殿下手下人才济济,一准有人能胜任的!”

    “对不起,没有!”朱标给了柳淳一个大大的白眼,你不是也说了,懂这个的没几个人。

    “父皇英明神武,治军有方,南征北战,无有不胜,创造出大明基业,固若金汤,虽古之雄主,亦不能相提并论……”

    朱标突然一本正经,鼓吹起他老爹来。

    柳淳愣了一会儿,怎么听起来像是说老朱只会打仗,不懂治国啊……其实这么说也不公平,朱元璋至少把均田做得非常好,老百姓得到田地之后,休养生息,轻徭薄赋,严惩贪官污吏,肃清吏治……这一套做下来,天下百姓过得就不会太差。

    老朱文治武功,都可圈可点……只是天下太平二十年,物资积累到了一定程度,商业的种子已经萌发,迫切需要合适的土壤生长。

    但问题是老朱的经济学能力实在是太差了,他弄不懂复杂的金融游戏,对宝钞的看法,也仅仅停留在靠着旨意,强制推行的阶段。

    “柳淳,父皇还是很欣赏你的。”

    柳淳低着头,没敢回话,但他的心里却十分鄙夷,我怎么没看出来?这次进宫,从一开始,老朱就疾言厉色,仿佛要吃了他似的,远不如第一次面见的时候,那么和善,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

    “哈哈哈……柳淳,你小子还敢埋怨父皇?你第一次面君的时候,父皇什么都没问出来……反而是你,大谈宝钞的事情,还让父皇派犯人去辽东开采金矿,你问问哪个臣子,敢指挥父皇做事……”

    柳淳吓得咧嘴了……敢情在这里等着呢!就那么一点小事,老朱也揪住不放,足见他的心胸也不怎么样吗?

    “柳淳啊,父皇让我在屏风后面听着,其实早就存心让你负责宝钞的事情,他老人家只是想试探你一下。果然,你直言进谏,没有让父皇失望……放心大胆去做吧!把银行办起来,把宝钞稳定了,我很看好你的本事!”

    朱标一番热情洋溢的话语,说得人热血沸腾,可柳淳还没有糊涂,都说他能忽悠,其实最能忽悠的就是皇家!

    这不,朱标也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态势了。

    “殿下,我能不能问一下,假如银行开不成,事情失败,会怎么样?”

    朱标面部僵硬了片刻,低声道:“那个……还是要尽力做成的!”

    “假如,臣是说假如!”柳淳坚持追问。

    “那就要看你弄到什么样子。”

    果然!

    柳淳懂了,老朱对宝钞是没什么希望了……甩给柳淳,做好了是他的功劳,做不好就怪柳淳,如果弄点天怒人怨,没法收拾,就砍了柳淳的脑袋,平息众怒!

    朱元璋,你丫的就是个无良的黑心老板!

    包括朱标再内,也不是看起来那么纯良!

    你们都在算计小爷!

    柳淳算是看透了,“殿下,臣斗胆说一句,假如真的把宝钞交给我,此事万万办不成!”

    朱标不解,“你在父皇面前,说得头头是道,莫非你欺骗父皇?”

    “殿下可不能诬陷臣啊!”柳淳慌忙摆手,“这银行能不能成,其实关键就是两个字:信用!”

    “信用?”

    “嗯!”柳淳道:“殿下,宝钞就是一张纸,让这张纸发挥作用,靠两样东西……其一是天子授权,其二,是百姓承认。第一点没问题,现在就是要让老百姓有信心,能够接受宝钞。这么大的事情,至少要有个德高望重的大臣来主持,假如全都由臣负责,百姓见到一个毛头小子,会放心把钱存进来吗?”

    “这个……似乎也有道理!”朱标犯愁了,“除了你之外,朝中又有谁懂得这些呢?”

    朱标犯了难,的确人才难找……柳淳这也是半真半假,他知道凭着自己的势力,没法染指银行这一块……可若是找一个废物出来,什么都不会,柳淳就能躲在背后遥控,其实也挺不错的。

    “殿下,这个人不一定要懂宝钞,但是人品却一定要靠得住……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大可以学吗!所谓活到老学到老,不要紧的!”他很憨厚,诚恳地建议道。

    不懂没事,只要找我,包教包会不收费,绝对不骗人……柳淳信誓旦旦,等着朱标上钩,可他哪里知道……这位太子殿下居然聪明起来了。

    “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了一个绝佳的人才!”说完,朱标居然撇下柳淳,直接上了马车,去聘请贤才了!

    望着马车扬起的灰尘,柳淳气得跺脚!

    这个朱标跟他爹其实是一路货色,表面仁厚,刚刚还求小爷呢,现在有了人选,就急匆匆跑了……神马玩意!

    柳淳带着一肚子气,返回了住处,结果到了第二天,消息就传开了,朱高炽和朱高煦两个兄弟,像是包打听似的,跑来送信了。

    “太子殿下去见了茹太素!”

    “老茹要咸鱼翻身了!”

    “柳哥,明明是你提议的,让别人抢了,你会不会失望啊?”

    ……

    两个小家伙叽叽喳喳,叫个没完!

    “等等,你们能不能跟我先说一下,这个茹太素是什么人?”

    提到了茹太素,世人熟知的是两件事……其一,他早年的时候,给朱元璋上万言书,写的晦涩难懂,光顾着拽文,老朱那时候文化水平还不成,一气之下,赏了茹太素一顿板子……第二件事情就是四年前,朱元璋宴饮群臣,他跟茹太素说了两句著名的话,“金杯共汝饮,白刃不相饶!”

    这两句话,可把洪武帝的为人说的清清楚楚……该喝酒的时候,朕会赏赐,可该杀头的时候,朕也不会手软!

    茹太素呢,诚惶诚恐,回答道:“丹诚图报国,不避圣心焦!”

    坦白讲,昔日一心拽文的茹太素,回的并不好,听到老朱的话,该焦虑的是群臣,不是皇帝!

    果不其然,没有多久,茹太素就丢了户部尚书的位置,被贬为御史。

    柳淳提议用重臣执掌银行,朱标想到了这位昔日的户部尚书……又是三天时间,柳淳接到了茹太素的命令,让他立刻过去议事……连点礼貌都不讲,好歹来亲自邀请啊!柳淳有预感,这老货要倒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