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奋斗在洪武末年 > 第63章 上门逼婚

第63章 上门逼婚

 热门推荐:
    柳淳接到了一个任务,一个来自朱棣的任务。

    纳哈出已经动身前往南京,乖乖去面见朱元璋请罪。

    他留下了二十五万部众,其中有头有脸的官吏将领,足有上千位之多……朱棣先拨了一百人给柳淳试手,结果大获成功。

    让朱棣倍受鼓舞。

    他太了解自己的父皇了,跟鞑子斗了几十年,由弱变强,夺取大元的江山,数次北伐,收复失地……朱元璋有着强烈的自豪。

    相比起消灭敌人,让敌人心服口服,更能打动老朱的心,一个战斗了几十年的老战士,太需要一个盖棺定论!

    朱棣决定,再拨给柳淳五百人。

    让他彻底改造这些人,等时机成熟,把他们送去京城,让京城的文武看看,什么叫做真正的教化!真正的王道!!

    到了那时候,父皇对自己绝对会刮目相看。

    这么大的一个事情,落到了柳淳的头上。

    而朱棣这家伙也真是抠门,居然一个子都不给柳淳拨!

    什么狗屁永乐大帝,就是个小气鬼!

    柳淳切齿咬牙,却不能不办,道理很简单,河北的六家官营冶铁厂,因为亏空严重,导致无法采购矿石,拿不出生铁。

    朱棣一声令下,把六家冶铁厂的官吏都给抓起来了。

    只不过这位燕王殿下并没有动刀子,而是摆在那里。

    你小子识相点,我就让你掌控河北的冶铁业,要是不识相,这六家官营作坊,随时都能给你找麻烦!

    朱棣这一手引而不发,实在是太高明了。

    弄得柳淳不得不成天忙碌……改变人的思想并不容易,就拿扎台来说,他身上有皮肤病,又喜欢杀人,喜怒无常,族人都刻意疏远,只把他当成一个冲锋陷阵的打手来看。

    而白羊口这边,却帮他请医生,治疗病痛,又不断跟他谈心沟通,让他想清楚,这些年的征战,对两边都是灾难,包括他自己也是一样。

    可以说,为了转化扎台,从柳淳到每一个大爷大妈,都费了好大的力气。

    当然了,这么做肯定是有回报的,而且相当丰厚。

    扎台成了代表,柳淳不断给予奖励,让他参与炼铁,学习技术,从衣食住行上,都比其他人高出一截。

    还邀请他参与在打谷场举办的晚会,准许他跟别人摔跤射箭,进行各种活动……所谓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

    渐渐地,有一批蒙古贵胄,开始发生转变,变得愿意劳动,愿意自食其力。

    在一百个人当中,大约有三十人是真心转变。

    柳淳打算以他们为核心,对新来的蒙古贵胄将领进行改造……这是个非常庞大的工程,柳淳每天都在总结经验,要如何沟通,如何寻找突破口,如何改变想法,如何引导他们学习新的生存技巧……

    这一天,他刚刚忙完,出来活动筋骨,就发现有人抬着礼物,往徐妙锦的院子走去。

    礼物放在了红绸子上面,这是彩礼啊!

    柳淳吓了一跳,难不成有人向徐妙锦提亲?

    不对啊,小丫头才多大啊!

    更何况这点礼物,也太寒碜了吧?

    柳淳发誓,他仅仅是好奇,绝没有别的想法……快步走到了徐妙锦的院子外面,发现韩二姐正站在院门。

    莫名松了一口气!

    柳淳饶有兴趣看着,发现韩二姐虽然一身布衣,但有着强烈的自信和淡然,她瞧了瞧媒婆,又看了看那些礼物。

    “就这点东西吗?”韩二姐笑呵呵问道。

    媒婆的脸有点僵硬……酒两坛,鹅四只,绸缎两匹,细布两匹,点心两盒,茶叶两包……这已经是寻常人家的两倍了!

    方秀才是有诚意的!

    许是韩二姐在白羊口待久了,眼界高了,看不上了……媒婆忙赔笑,从怀里取出一个红绸子,露出两条黄金。

    “韩姑娘,你瞅瞅,这可是十足的赤金!”媒婆啧啧道:“十里八乡,谁家姑娘有这个体面?拿金子衡量身价,你是独一份,真真的!”

    韩二姐随手接过了金条,放在手里掂了掂,突然轻笑道:“这位大婶,彩礼图个吉利,你是留下了四根,还是六根啊?”

    媒婆的老脸瞬间就变了,这个丫头怎么知道的?

    韩二姐微微轻笑,虽然她在白羊口的时间不长,但接触的层次,已经远远超出了村妇能想象的,这点小手段实在是不值一提。

    她就笑吟吟看着,媒婆疼得五官都抽搐了,又从怀里掏出四根金条,跟割了肉似的,递给韩二姐。

    韩二姐非但没有接着,反而把这两条也还给了媒婆。

    “大婶,你拿好了,若是有了差错,方家不会答应的……你回去吧,我还有账要算!”韩二姐扭头,用随意的口气道:“最近要出货五万口铸铁锅,有的忙呢!”

    ……

    从白羊口出来,媒婆都傻了,这就被赶出来了呗?

    她最初还觉得方家给多了,一个乡下丫头,又快二十岁了,给两根金条的彩礼,已经够瞧的了。

    说成这桩婚事,她就能捞四根金条,都够棺材本了。

    媒婆满心琢磨着,干成这一桩婚事,就在家里享清福,可不到处乱跑费吐沫了。

    可谁能想到,出师未捷,就碰了个钉子!

    那丫头说什么?

    五万口铁锅!

    就拿一口二两银子算,也是十万两啊!

    她能管这么多钱?

    难怪看不上呢!

    媒婆无可奈何,只能去方家送信。

    此刻方家之内,方秀才,他的爹娘,还有两位舅舅,齐集一堂。

    中了没几年的秀才,自然是拿不出六根金条的,出钱的人正是这两位舅舅……过去方家穷的时候,他们没了影子,外甥考上了秀才,却隔三差五,总来拜访,还经常携带礼物过来。

    “姐夫、姐姐。”大舅先开口了,“你们不知道,这白羊口有多厉害!我跟老二经营车马行,十几年下来,才攒了二十辆马车,他们几个月的功夫,就有五百辆!簇新!还有,那些牲口都是顶好的。”

    方老爹眉头紧皱,“怎么可能?他们会变戏法不成?”

    “不是变戏法,是交了好运!”二舅探身道:“我打听清楚了,白羊口的百户柳三顶有本事,跟燕王府关系极好,另外永昌侯,宋国公,他们都经常去白羊口!你们听听,都是些什么人物!”

    方老爹沉吟道:“这些人物,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关系大了!”二舅道:“姐夫,你想过没有,咱们孩儿文采过人,怎么上次就没考上举人?还不是没有关系!要是能跟白羊口通气,不用燕王说话,一个眼神,咱们孩儿的前程就有了!”

    “原来如此!”方老爹还不甘心,“可,可就算要给白羊口结亲,也不该搭理什么韩二姐啊!她算什么东西?我儿可是秀才相公啊!”

    “哎呦,我的老姐夫,白羊口的账房,北平的豪商都要看人家脸色的,你就别绷着了!”

    正在这时候,媒婆来了,把碰壁的事情说了一遍,她想霸占四根金条的事情没说,但却讲了五万口铁锅的事情。

    这时候大舅和二舅都坐不住了,赶快拉起方家三口,临走时又道:“对了,把韩家人找来,人多势众,不愁韩二姐不答应!!”

    一支更庞大的逼婚队伍,浩浩荡荡杀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