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奋斗在洪武末年 > 第16章 传说中的投献

第16章 传说中的投献

 热门推荐:
    朱能大老远追到了白羊口,父子俩可不能亏待人家,这不,三爷出钱,在村子里买了一只羊,几个燕王府的护卫亲自动手,就在柳三的破院子里炖羊肉吃。

    父子俩跟朱能坐在房舍闲谈。

    这座草房是几年前盖的,只有三间,一明两暗,由于没人打理,东边的一间已经倒了,他们只能在西边待着。

    刘淳眼珠转了转,对柳三道:“吕家晚上就会把钱送过来,我看应该先把院子整修一下,重新盖房,弄得气派宽敞一点,住着也舒服。”

    柳三表示赞同,过去他就是太随意了,太不在乎了,弄个舒坦的窝,就算有了安身立命的根本,这才是当务之急!

    倒是朱能,他笑道:“柳小哥,要我说你就去王府算了,大公子可是为了你,没少在王爷面前说好话。王爷又十分赏识你这位郭氏传人,跟着王爷,绝对是前途无量!”

    朱能没有预见未来的本事,他就是个普通的护卫,结果被朱棣提拔为千户,在他看来,这就是一步登天了,眼前的爷俩根本无从拒绝。

    可刘淳跟三爷,都不是这么看的。

    过去三爷或许还会在乎燕王的招揽,现在他想清楚了,唯有自己挣来的,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不然什么都靠着别人赏赐,一脚踢开的时候,屁都剩不下。

    至于刘淳虽然知道朱棣未来的成就,但他也不准备立刻靠过去,毕竟他和道衍那个和尚不同!

    郭氏传人!

    要靠着真本事吃饭的!

    “那个朱老哥。”刘淳道:“我们郭氏之学,最讲究务实,全是富国裕民的真东西。让我进王府,反而无从施展。不如就在乡下,有辽阔的土地,能够尽情挥洒,请王爷放心,只要我有什么成果,一定跟王爷分享。”

    朱能笑了,说实话,对这个”郭氏传人”,朱棣是保持着强烈的怀疑。

    道衍当天向刘淳请教《授时历》,请教招差法,刘淳的数学基础还算不错,他给老和尚讲了一大堆,道衍聪明绝顶不假,可他也陷入了一个误区,觉得郭守敬在算学天文的造诣惊人,刘淳小小年纪,能懂得这些,自然是郭氏传人无疑。

    可朱棣想得更全面,刘淳十二三岁,朝廷大军在二十多年前,打进大都,郭家人就没了消息,是被杀了,还是逃到大漠,谁也不清楚。

    就算有人逃脱,一定能精通郭守敬的学问?

    而且不但精通学问,还调教出一个厉害的传人,并且他们心念着中原,把十几岁的少年放回大明,为老朱家的江山贡献才智?

    朱棣对这个故事保持强烈怀疑,毕竟郭守敬都心甘情愿当大元朝的忠臣,竭尽心力辅佐,他的后人又怎么会背叛祖宗呢?

    朱棣的确不是个简单的人物,他对刘淳的来历保持相当大的怀疑。

    不过朱棣却没有出手,一来刘淳的确有些才华,朱棣不忍心扼杀一个少年。第二呢,柳三毕竟是锦衣卫,这里面有什么谋算,朱棣还看不透,所以他决定继续观察。

    作为心腹,朱能清楚燕王的想法。

    当刘淳提到郭氏之学的时候,朱能就好奇道:“柳小哥,你们郭氏的学问,到底是研究什么?听道衍大师说,是天命变化,还是长生不老啊?”

    刘淳连忙摆手,有些话可不能乱说的。

    “我们不懂天命,也不知道天数,我们研究的是天文,是日月星辰的运行规律,跟什么天命没有半点关系!至于长生不老,那更是无稽之谈了,我们只懂一些强身健体,延年益寿的方法。”

    朱能听得似懂非懂,“还有别的吗?”

    “有啊,比如我们还研究怎么让一亩地多产出粮食,在哪里能找到水源,如何冶炼更坚固的钢,按照什么样的比例能让火药的威力发挥最大……还有,雨雪云雾的成因,如何上天,如何下海,怎么能不靠着帆远航万里,不用牛驱动车辆,怎么坐着不动,把消息传到千里之外……”

    “等等!”

    朱能的脑袋都炸了,他眼珠子瞪得溜圆,吃惊怪叫道:“这,这不都是神仙手段吗?还说你不懂长生不老?”

    朱能向四处看看,突然冲到刘淳的面前,低低声音,神秘兮兮道:“那个柳兄弟,你会不会炼制那种吃了能让人力大无穷的丹药,你给我一丸,我感激不尽!感激不尽!”

    刘淳翻了翻白眼,这丫的想些什么啊?

    “朱老哥,我们的学问叫做数理化,你想要丹药,去观里找道士去,不过我可提醒你,他们的丹药基本上都是重金属超标,能吃死人的!”

    “重金属?啥意思?”

    “就是金、铅、银、汞一类的,不但不能强身健体,还能要命,你要是不信,就去尝尝!”

    朱能吓得摸了摸脑门,心有余悸道:“幸好上次有道士跑王府进献丹药,让道衍大师给打出去了。我当时还埋怨大师来的,觉得吃不好也吃不坏,没想到丹药那么可怕!”朱能拍着胸膛道:“柳兄弟,你刚刚还说,你能让火药更厉害,刀剑更锋利?”

    这还靠谱儿点!

    刘淳道:“这个不算什么难事,我准备弄个作坊,王爷要是有兴趣,可以参股。”

    朱能点头,“行,只要东西好,我去说服王爷。当然了,你要是吹牛皮,小心我的拳头!”这家伙龇牙咧嘴,大声威胁。

    聊了一会儿,刘淳和柳三都发现,朱能就是个很单纯的武夫,人不错,柳三也是武夫,他们很快就相谈甚欢。

    朱能就对刘淳道:“你打算在白羊口干出一番成就,白天的时候,就不该轻轻放过吕家!小兄弟啊,你还是太心慈手软了。”

    刘淳听得瞠目结舌,他都敲了吕家好大一笔钱,三百石的粮食,这叫心慈手软?没准朱能和他看得不是一本字典!

    “那个……其实我留着后手,吕家连山坡地都不放过,说明他们之前一定也兼并了许多田产,我可以放过他们,别人就管不了了。”

    朱能大吃一惊,这小子果然不是什么好人!先榨油水,然后再往火坑里推一把,够坏!

    这时候一直没开口的柳三哼了一声,“阴险有余,魄力不足!”

    刘淳的嘴角抽搐,“那该怎么办,才算有魄力?”

    三爷抬头,冷笑道:“侵占军户田产,破坏军屯,等于更朝廷戍边大计作对,陛下养兵百万,不费一石粮食,靠的就是军团。吕家作死,按照锦衣卫的规矩,直接抓了,男丁悉数发配,田亩充公!”

    真不愧是锦衣卫,一下子就弄的人家破人亡,够狠!

    这时候朱能突然幽幽道:“老柳,要我说啊,你们锦衣卫还是不太懂边地的规矩。”

    三爷笑道:“什么规矩?”

    “这还不简单!随便找一伙蛮子,趁着半夜,杀进吕家,全都砍了脑袋,来个死无对证就是了!敢欺负到军中弟兄的头上,死有余辜!”

    刘淳听得目瞪口呆,他觉得自己已经很过分了,可是和这两位比起来,实在是小巫见大巫,不值一提!

    其实也难怪,一个是锦衣卫,一个是燕王府,全都不是善茬子!

    朱元璋的善良只给予普通百姓,对于豪门大户,可是没有半点仁慈,杀了也就杀了。

    看起来自己还是太善良了!

    刘淳如是想到,正在这时,突然有人来报,说吕家来人了。刘淳立刻打起精神,他要瞧瞧这个吕家到底如何!

    如果能老实一点也就罢了,不老实,少不得要按照便宜老爹和朱能的法子收拾他们了。

    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托着一个盒子,躬身进来,垂首道:“生员吕长安,这是家中五百亩土地的田契,另有白银五百两敬上,恳请高抬贵手,饶过吕家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