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祸害 > 第1371章 鱼死网破?

第1371章 鱼死网破?

 热门推荐:
    

    石知县在听到张家这个举动后,眼睛当即闪过一抹狠劲之色,却是对着林晧然拱手道“让师兄见笑话了!还请在此静候片刻,下官前去处理此事!”

    

    “嗯,去吧!”林晧然却是没想到张家如此胆大包天,便是轻轻地点头,又是对着旁边的蒙诏道“廷纶,你亦去瞧一瞧,早些接触地方的实务对你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学生遵命!”蒙诏恭敬地施礼道。

    

    虽然两年后的会试很重要,但他亦是知道早些接触政务更有必要。

    

    石松为何会踏下这么大的坑,一则是他为人不够谨慎,二则是他事先没有这种机会。现在他有幸跟着老师到地方,他亦是想要学得一些东西。

    

    “若是不嫌弃,师兄可到下官的后花园逛一逛,那里的景致还算不错!”石知县不敢将林晧然摞在这里闲坐,便又是进行提议道。

    

    “夫……人”

    

    旁边着着的那名心腹听到这个提议,却是突然间开口,但又是将话给咽了回去。

    

    “好!”林晧然轻轻地点了点头,亦是不想在这里干坐着,便是打算到这座县衙的后花园逛一上逛,见识一下这东南县衙的后花园。

    

    石知县堆着讨好的笑脸,亲自将林晧然领到通过后花园的月亮门,这才小心地告辞离开。

    

    “廷纶兄,请!”

    

    “石知县,您先请!”

    

    石松并不敢怠慢蒙诏,显得恭敬地道。

    

    蒙诏本就是一个彬彬有礼之人,并不敢打着林晧然子弟的旗号而目中无人,却是坚持让石知县走在前面,而他更愿意做一个旁观者。

    

    “将那个举人给交出来!”

    

    “你们休要包庇恶人,定要严惩此人!”

    

    “如此坦护恶徒,莫是要我等闹到扬州乎!”

    

    ……

    

    张管家带着几十号人围堵在门口,大声地表达着抗议。而这个动静甚大的举动,令到很多百姓纷纷驻足观望,致使整个县衙门口被挤得水泄不通。

    

    “来了!”

    

    守在门口的一个衙差看到大堂处有了动静,当即便是对着外面的张家人进行通风报信地道。

    

    “若是胆敢包庇那个恶徒,某人便是滚出泰兴县!”张管家得知石知县出来,嘴角当即挂着一丝不屑,亦是振臂高呼道。

    

    随着张管家振臂高呼,声讨的声音显得更大,而矛头简直指向了石知县本人。

    

    石知县听着外面对他的声讨,顿时是面沉似水,直接来到大门处,抬头望着外面黑压压的人群,便是感受到张家在泰兴的惊人影响力。

    

    这……

    

    蒙诏看出外面的人群,亦是对官绅家族有了新的认识。若无怪乎,石知县先前会如此窝囊,实在是对方的势力太过强大。

    

    石知县面着在泰兴根深蒂固的张家,又瞧向满脸得意的张管家,便是沉着脸质问道“张管家,你在县衙门口聚众闹事,可知此举的后果?”

    

    “石知县,你包庇那个恶徒!咱们泰兴百姓对你的判决不服,却是为十四爷鸣不平,何错之有?若是你不能给我们一个公断,那我们只好闹到扬州城,亦或者到南京找应天巡抚主持公道!”张管家面对着石知县的质问,却是针锋相对地回答道。

    

    地方官绅之所以能够令到当地知县忌惮,一是他们拥有或大或小影响知县仕途的能力,二是这些官绅在地方能够很轻易地闹出大动静,甚至在某种程度主导着民意。

    

    石知县刚刚不顾张家的愿意,强行判处了一个跟张家愿意相悖的结果,显然张家不会善罢甘休,此刻更是直接给石知县施压及展示张家的力量。

    

    通常而言,知县属于官场的边沿人,一旦官声坏了,那仕途便是毁了。张家采用这种声讨的方式,历来都是屡试不爽的招数。

    

    石知县如果跟先前那般的处境,此刻心里恐怕是真慌了,但现在却是沉着脸,对着两边散漫的衙差下达指令道“来人,将大门关上!”

    

    在门前的准备看戏的一帮衙差,不由得面面相觑,不知道知县大人为何要关门。

    

    虽然很多衙差其实倾向于张家,甚至他们本身便是张氏家族一脉,只是面对着石知县这个命令,亦是只能乖乖地照办。

    

    “呵呵……原本是一只缩头乌龟!”

    

    张管家看着石知县竟然下令将门关上,却是不由得更是得意地对旁人说道。

    

    “算他识相,知道斗不过我们,所以甘愿做一只缩头乌龟!”大家看着县衙的大门关上,心里亦是洋洋得意起来道。

    

    堂堂的知县大人面对他们的围堵,仅是摞下一句无关痛痒的话,连下令衙役赶他们的勇气都没有,这不是缩头乌龟又是什么呢?

    

    李小云带着双亲只躲在县衙大院中,看着事态的发展,不免担忧地望向了石知县。

    

    石知县看着大门闭上,便是直接朝着大堂走去,同时下达指令道“你们几个去将县衙所属的官员悉数叫到这里来,说本县有要事相商!”

    

    跟在石知县后面几名衙差不知道他这是唱的是哪一出,不过还是例令行事,纷纷分开前去通知其他的官员到这里集中议事。

    

    百姓围堵县衙,这种事情或大或小。

    

    通常而言,县官都会以为这个是“家丑”,对他的官声是大大的不利。若是如此,他们会设会能够将事情平静地处置掉。

    

    到了这个时候,自然是由深得“民心”的曹县丞出马,出去平息外面百姓的愤怒,让那些闹事的百姓能够先行离开。

    

    曹县丞便是这么想的,却是姗姗来迟。在来到堂中之时,整个人透露着几分傲慢,甚至还鄙夷地瞧了一眼出现在这里的蒙诏。

    

    石知县面对着齐聚的属官,显得石破天惊地说道“张家围堵于县衙,本县亲自喝退未果,疑其有谋逆之念。本县想向扬州府求援,诸位以为如何?”

    

    这……

    

    张教澄、陈教导、刘仓太使等人听到这话,仿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一般,不由得愕然地望向堂上的石知县,这是要鱼死网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