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元立道 > 第五百五十章 威风凛凛

第五百五十章 威风凛凛

 热门推荐:
    “当然,我这个要求有些过分!”没有等苏子瞻回答,白阙云就直接有些不好意思的继续说道。

    “既然是道友,道友来访,苏某岂能拒之门外,不知白道友是否愿意入我昆仑山一叙?”苏子瞻一点都没有含糊,其实白阙云自己的话也说的很对,他现在从来就没有真正表明过自己的身份,一切事物都只是凭着他的一张嘴,苏子瞻对他有怀疑是肯定的,但此时此刻的苏子瞻却是非常直接的打开了昆仑山的通道,这倒是让白阙云有些诧异。

    不过其实这件事情对苏子瞻来说很简单,如果白阙云是真的如他所说那样和纯阳真人有不错的关系,那么苏子瞻这么做是没有太多问题的,而且就算是白阙云根本就不是这样的情况,那苏子瞻邀请白阙云进入昆仑山其实也不是什么坏事,因为在昆仑山中,如果白阙云要做什么坏事的话,那绝对是逃不过苏子瞻的双眼,而且又护身大阵的帮助,白阙云就算是传说中的至尊修士,那苏子瞻也绝对是可以与之抗衡的。

    反而是如果将白阙云留在昆仑山外面,对方真的又是那种想要算计苏子瞻的人,那么真的是不好处理,只有千日做贼可没有千日防贼,与其这样,将一个对自己有其他想法的人放置在自己面前,出了什么事还可以及时处理!

    “想不到你和纯阳老道士一样做了同样的选择,当初在太华山秘境,他和说的话都是差不多一样的!”白阙云又一次感叹起来,听的话语中的意思,他十有八九应该是说的真话,也许有很多他并没有全部告诉苏子瞻,但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这位很是神秘的白阙云应该没有要刻意算计苏子瞻的意思。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也就不推辞了!”白阙云哈哈一笑,直接同意了苏子瞻的要求,而在白阙云同意自己的要求之后,苏子瞻也是再一次肯定了白阙云的情况,一个人如果是真的要算计对方,他做事情绝对会瞻前顾后,而且昆仑山护山大阵的强大威能早已经是传遍了整个玄元世界,现在苏子瞻又是击败了巅峰天君修士林千叶,而且还是以绝对的优势击败对方,除非是白阙云自觉可以随意对付苏子瞻,那么他绝对不敢轻易的进入到昆仑山。

    而如果白阙云真的可以轻松对付苏子瞻的话,那么他也不用在苏子瞻面前如此惺惺作态了,更何况以现在苏子瞻的实力,能够轻松对付苏子瞻的修士恐怕真的只有那些大天君亦或是更加强大的至尊修士才可能了!

    “只不过在进去之前,我还得准备一份入门礼不是!”就在此时,白阙云却是眉头一挑,说出了一句让苏子瞻有些诧异的话,而在苏子瞻还没有来得及反应的时候,之间白阙云忽然屈指一弹,紧接着,苏子瞻就感觉在三千里以外的地方传来一阵惨叫声。

    同时,苏子瞻也是用元神探查了一下那里的情况,结果是他看到一个炼血堂的人已经半死不活的瘫在地上,对于炼血堂的人,苏子瞻能够非常清楚的辨认出他们,或者说整个玄元世界的修士都是可以轻松辨认炼血堂的人,当然,前提条件是要他们不再遮遮掩掩,而此时此刻这个黑衣人已经是半死不活,他对于自己的气息遮掩也肯定就没有了,所以苏子瞻一下就认出了这个黑衣人的身份。

    所实话,这个黑衣人所在的位置苏子瞻之前还真的是没有注意到,之前苏子瞻一门心思的都是在想着要回到昆仑山留意那凤族洞天世界的事情,而且一直以来,昆仑山外都是有不少的窥视者,所以苏子瞻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之后这白阙云又是直接现身,让苏子瞻的心神更加不会落到其他地方,所以这个炼血堂的人出现在这里倒是没有引起苏子瞻的注意,如果不是白阙云忽然出手,他恐怕也不会留意!

    “我发现你昆仑山周围的窥视者有不少,不过这个炼血堂的家伙我最讨厌,而且炼血堂从来都不会无的放矢,所以不知道你对我这份礼物觉得怎么样?”紧接着,就见白阙云忽然之间凌空一抓,在苏子瞻的感知中,一阵非常轻微的空间波动出现之后,那远在三千里之外的炼血堂黑衣人就这么被白阙云摄取到了他们面前。

    当那炼血堂的黑衣人被白阙云摄取过来之后,他也是直接揭开了黑衣人头上的面罩,这种面罩是一种非常特殊的材料所炼制而成,对神识有一定的干扰作用,隔着面罩,苏子瞻想要看到这个黑衣人的面容都是有些困难的,而揭开面罩之后,也显露这个黑衣人的容貌,非常普通的一个消瘦中年人,从面容上看起来倒是有些阴沉,一看就不会是什么好人。

    揭开对方的面罩之后,白阙云没有停手,再次对着这个黑衣人轻轻一弹,然后原本昏迷不醒的炼血堂黑衣人却是开始疯狂的颤抖抽动,差不多过了有数十个呼吸的时间,黑衣人就这么醒了过来,同时,这个时候这个黑衣人的气息也是变得异常的混乱,刚才白阙云用的是什么手段苏子瞻没有看出来,但苏子瞻却是知道白阙云刚才手段实在是有些暴虐,这个黑衣人的修为并不多,从气息来看,至少都是无上不朽的修为。

    而此时此刻对方虽然处于清醒状态,但无时无刻都不是在燃烧着自己的本命精元,刚才白阙云用诡异的手段直接点燃了这个黑衣人的本命精元,直接让他从重伤昏迷的状态中清醒过来,这完全就是竭泽而渔的做法,如果这个黑衣人没有人救助的话,不出三天,黑衣人便是会性命不保!

    “你在炼血堂是什么位置?”白阙云对着清醒过来的黑衣人低沉的问道。

    看了看此时此刻自己的状态和四周的环境,黑衣人眉头一皱,有些癫狂的说道:“你们居然敢动手,看来你们还不知道自己惹到了什么人!”

    啪!

    就在此时,白阙云却是直接给了黑衣人一巴掌,只见黑衣人的半张脸都直接是肿了起来,而且连牙齿都是掉落了好几颗,看起来是非常凄惨。

    “回去告诉幽冥王,就说我白阙云就在昆仑山,让他自己看着办!”白阙云话音一落,直接是挥手一扫,没有给黑衣人反应的机会,又是以非常粗暴的方式直接将黑衣人扔到了不知道多远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