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元立道 > 第三百二十二章 空空如也

第三百二十二章 空空如也

 热门推荐:
    “这里就是飞星楼!”敖广的眼神中虽然也带着一丝疑惑,但他的言语却是非常肯定,他当然肯定了,之前他手中的飞星令可不是假货,而这天宫也不是假货,之前的飞星坠云可是实实在在的,现在他们踏入的地方当然就是飞星楼了,只不过这个飞星楼和他们所有人预料的都不一样。

    之前苏子瞻他们在药园还有炼器殿经历的事情还历历在目,而这飞星楼又是天宫之中最重要的地方,按理说怎么也会比药园这几个地方的防护更强才对,可是现实却是让苏子瞻有些目瞪口呆。

    从外表上看,飞星楼只是一座七层的塔楼,之前苏子瞻觉得帝丘城之中的时空之力几乎是无处不住,而且还有药园作为借鉴,这座飞星楼的内里肯定和外表看起来非常不同,怎么说应该也有须弥芥子之术才对。

    可现在,落入苏子瞻双眼之中的飞星楼就是一座普通的塔楼,苏子瞻一直都没有停止运转过日月玄虚生死真瞳,所以苏子瞻看得非常清楚,他们眼前的这个房间就是一个只有数百平米的房间而已,其中根本就没有丝毫的空间禁制存在,他们看到的一切就是这层楼的一切。

    除开一排排的书架之外,这层塔楼之中什么都没有,不仅如此,苏子瞻甚至在这房间之中都没有发现有丝毫禁制的存在,之前开启飞星楼如此麻烦,又是飞星令又是什么飞星坠云的,结果进来之后却是什么都没有,所以让苏子瞻有些诧异!

    不仅仅是苏子瞻和敖广,就算是方泽也是有些诧异,因为他们眼前的房间就和普通的藏书阁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这些书架上一本书都没有,不知道是当初被收走了还是因为时间关系而导致这里的书册已经灰飞烟灭了。

    对于这一点,苏子瞻也是非常好奇的,按理说,这天宫和帝丘城一样都是隐匿在时空乱流之中超过了百万年的时间,而且身处时空乱流之中,时间的流逝谁也说不清楚会快还是慢,但从药园之中那些灵药的生长情况还有帝丘山脉之中的那些植物生长情况来看,帝丘城最少都是有经历了超过百万年的时光。

    百万年,这是一段多么漫长的时光!对于苏子瞻来说,他从修炼到现在也没有超过一百年,大乾天朝从统治南洲大地开始到现在也没有到一百万年,百万年前,还处于上古时期的万族争霸,如此漫长的时光,按理说那些放置在炼器殿中的物品应该受到了时间之力的侵蚀才对,至少那些等级比较低的物品肯定会受到影响,比如精铁什么的。

    但苏子瞻在炼器殿收取这些东西的时候,这些东西却又好似刚刚放入炼器殿一样,而在苏子瞻的日月玄虚生死真瞳下,苏子瞻并没有看到有什么特殊的时间禁制存在,所以苏子瞻非常疑惑的也有这一点。

    如果说有人在炼器殿中布下了能够保住这些材料品质的禁制,而这些禁制苏子瞻却是看不出来,也说得过去,可是飞星楼很明显是天宫之中一个最特殊的地方,如果要保护的话,为什么飞星楼不做保护呢?

    想到这里,苏子瞻也是再一次全力运转日月玄虚生死真瞳,他倒是要看看这第一层的飞星楼中是不是有什么地方是他没有留意到的。

    不过很可惜,苏子瞻已经将日月玄虚生死真瞳运转到了极限,但是他却依然没有发现有任何特别的地方,唯一的特别之处就是苏子瞻的神识不能离体,这是唯一特别的地方,而在这个时候,其实另外一边的方泽还有敖广都是在小心翼翼的探查这第一层的飞星楼。

    对于天宫,对于飞星楼,他们两个都是有了解的,只不过现在看起来,这座飞星楼却是是让他们两个也是有些目瞪口呆,至少在第一层的飞星楼中,他们什么都没有看到!

    …

    …

    哒!哒!哒!

    第一层的房间被苏子瞻他们三个都是仔仔细细检查了不止一遍,但确实是什么都没有,这让他们三个都是不由自主的将目光放到了第二层,没有耽搁时间,苏子瞻他们三个也是直接踏上了楼梯,进入到了第二楼之中。

    当苏子瞻他们三个登上第二楼之后,他们所有的目光都是被第二楼中存在的三件屏风还有三张案桌吸引住了,居然没有发现他们上来的楼梯不见了,也就是说现在的他们已经没有办法重新下到第一层去,但同时,上楼的楼梯却又是还在。

    之前在那书房之中,苏子瞻从一件屏风上领悟了一门绝世剑法,而这一次,在这飞星楼中居然又有三件不一样的屏风出现,所以苏子瞻的目光也是直接被这三件屏风给吸引了,而这三件屏风上的玉璧上又是却是有图画存在,而这些图画却又是比之前那件屏风的图画要精细得多,非常清楚的可以看到,其中一张是一片竹林,第二张是一片生长在湖水之中的荷花,最后一张则是一张稍微模糊一些的水墨画,隐约看去是一片山水图案,同时还可以看到山川草木的存在,在这三张屏风的画卷上,苏子瞻还偷偷用星辰之力试了一下,没用,画卷没有丝毫的变化,不知道是苏子瞻的方法没对,还是这些画卷本来就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在苏子瞻将目光放到屏风上的时候,敖广和方泽这是将目光放到了其中一张案桌之上,在上面有一张画,画的是一片绵延不绝的细雨,除此之外,别无他物,虽然这东西看起来好像不怎么样,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但能够被拜访在这里,就已经说明了他的价值。

    敖广看了看一旁的方泽,方泽也知道敖广的意思,只是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然后敖广就直接伸手便要去取走那张有些特别的画卷。

    在这个时候,苏子瞻也是转头看着敖广,不知为什么,苏子瞻总觉得这张画卷他好像在什么地方看到过一样,但是这个记忆却是非常模糊,有些像是他在刚刚来到这个世界之时的记忆一样,反正是不怎么清晰。

    咚!

    就在此时,伸手去取画卷的敖广却是忽然之间一个趔趄,差点没有摔倒在地上,同时,苏子瞻和方泽都是面色一变,因为他们都看到了敖广差点摔倒的原因,敖广居然没有拿起那副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