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元立道 > 第两百八十章 无字玉璧(下)

第两百八十章 无字玉璧(下)

 热门推荐:
    金色道路绵延其实并不远,当苏子瞻他们来到那终点之后,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造型很是奇特的小型广场。

    而当苏子瞻看到这个小型广场之后,他的眉头则是忽然之间紧紧皱了起来,这个小型广场的面积并不大,但却是以先天八卦方位建造而成,苏子瞻还能够在广场地面上看到用石头雕刻的八卦印记,而这些八卦印记带着古老而厚重的气息,不知道是经历了什么样的时光才可以拥有这样好似荒古一般的气息。

    不仅如此,这座小型的广场和四周那好似琉璃一般的白玉广场有着非常明显的区别,这小型的八卦广场完全是一块巨大的青石雕琢而成,而其中的雕琢方式非常粗糙,但粗糙中又是带着一种独特的韵味,每一道线条都好似在阐述着天地之间的大道至理一般。

    如果能够在这八卦广场中修炼的话,苏子瞻相信修炼的效率绝对会让人惊讶,这种修炼进度绝对不会弱于任何一个地方,但同时,苏子瞻却又是在这八卦广场之中感受到了一种完全不同而且颇有些诡异的气息,这让苏子瞻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甚至于苏子瞻发现在他看到这座青石八卦广场的时候,他元神上方的河图洛书都是轻轻跳了跳,虽然这里只是一件雕琢之物,但却散发着隐晦的命数大道气息!

    传闻当年在洪荒上古天庭之中,东皇太一掌御混沌钟,号称圣人之下第一人,乃是上古天庭的第一战力,同时,上古天庭之中的另外一位妖皇帝俊也是掌握了河图洛书这件先天灵宝,并掌御周天星辰图,周天星斗大阵就是出自这位妖皇的手笔。

    后来上古妖族天庭败落,而昊天上帝成为新一代的天庭之主,那些原本掌握在上古天庭手中的诸多神器宝物都是落到了这位天帝的手中,比如周天星斗大阵,虽然当初河图洛书已经被收走了,混沌钟也是消失不见,但苏子瞻相信在天庭之中不可能没有类似的仿制之物,尤其是河图洛书的仿制品绝对会有。

    也就是说那位昊天上帝应该也是对先天八卦非常了解,现在在这地方,却是出现了先天八卦的物品,再加上之前那被苏子瞻窥视的昊天镜,如果说这个地方或者说玄元世界的天庭与那位昊天上帝没有关系,苏子瞻还真的是一点都不相信。

    而如果这位昊天上帝真的就是玄元世界的天帝,即使只是一道分身,苏子瞻都不会相信祂会死去,要知道虽然那昊天上帝看起来就是一个一无是处的傀儡,但毕竟是紫霄宫道祖座前童子,而且这位昊天上帝也是堂堂准圣大能,之所以会成为傀儡,完全是因为准圣大能没办法与三清道尊这样的混元圣人相比。

    准圣虽然被带有一个圣字,但和真正的混元圣人相比,却又是天差地别,所以昊天上帝成为傀儡并不是他不强大,而是他不如混元圣人强大!

    准圣大能可是在合道之路上已经走出了半步的无上存在,就算是大罗金仙都已经可以做到超脱时空,更何况是准圣大能,至于这位昊天上帝是不是因为三清道尊的关系才来到玄元世界亦或是祂也是三清道尊的棋子苏子瞻并不知道,但昊天这个名字就已经足够让苏子瞻郑重以待了,即使只是一个分身也一样。

    在玄元世界之中,苏子瞻还是第一次见到先天八卦的痕迹,与此同时,作为天机门的半步天君,方泽在看到先天八卦之后,他的脸上立刻是充满了惊骇,他不认识先天八卦,但这里的气息却让方泽感觉到了一种终极,命数之道的终极就仿佛在他的面前。

    不仅如此,方泽却是知道,一旦他踏上这青石广场,他的言灵神通恐怕会就此失效,方泽很肯定他没办法在这里撬动命运的力量!

    呼!

    就在这个时候,原本依然被浓密雾气说笼罩的八卦广场中间位置则是忽然之间出现了一阵微风,在这微风出现之后,那阻拦着苏子瞻日月玄虚生死真瞳的白色雾气则是被吹开了,就在苏子瞻惊讶于这个变化的时候,那白色浓密雾气背后的东西也是出现在他们四个人的眼前。

    玉璧!

    则是一座看起来非常古老而且毫无特异的玉璧,通体高三丈三尺,厚约三尺三寸的青色玉璧,可以说它唯一与众不同的地方就是在这玉璧之上并没有丝毫的文字或者说痕迹,通体看起来都是光滑一片,白璧无瑕!

    “这是传说中的无字玉璧!”就在这个时候,一旁惊讶于命数大道气息的方泽则是不由自主的惊呼出声,看来这青色的玉璧让方泽惊讶非常。

    “无字玉璧?”苏子瞻轻轻挑了挑眉头,虽然这座玉璧看起来有些独特,但苏子瞻还没有发现其中有什么独特的地方,但正是因为如此,更是让苏子瞻也充满了好奇之心,之前那白色的雾气能够阻拦苏子瞻的日月玄虚生死真瞳已经让苏子瞻非常忌惮了,同时苏子瞻也是觉得他的日月玄虚生死真瞳还没有做到无往而不利的地步,接下来他必须要将这门瞳术神通进一步提升才可以。

    至少需要将日月玄虚生死真瞳提升到天市垣的境界才可以!

    “原来最终的考验居然会是无字玉璧!”在方泽惊骇出声之后,一旁的孙无极和敖广也是立刻反应过来,虽然太皇殿是属于新兴的修炼圣地,但怎么可能对荒古神朝一无所知呢?同时敖广本身对荒古神朝还有天庭都是有了解的,知道无字玉璧也是理所当然。

    “敖道友,不知可否会苏某解惑?”在日月玄虚生死真瞳之中,苏子瞻没有发现这青色的所谓无字玉璧有什么独特的地方,看起来就非常普通,但能够让方泽他们都这么惊讶的东西不可能简单,而这个时候日月玄虚生死真瞳看不出问题,那不是说这无字玉璧没有问题,而是苏子瞻完全看不透,对于这个情况,苏子瞻也是非常好奇的,这无字玉璧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就连一直以来都看起来胸有成竹的方泽都是如此大惊失色,而同时苏子瞻更是从敖广他们的眼中看到了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