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元立道 > 第两百零八章 这个套路?

第两百零八章 这个套路?

 热门推荐:
    徐州和扬州的交界之处有一条名为绵延数十万里的大江,这条大江没有名字,一般来说被修士称为界河,整个大乾九州之中也只有徐州和扬州之间有这样一条界河。

    不过这条绵延数十万里的界河却没有任何人族的城池坐落在侧,无论是扬州还是徐州,距离界河最近的城池都有数万里之遥,扬州地界中距离界河最近的城池叫做渭然城,此地有一种特产叫做琼珠,产地就是一条源自于界河的支流,渭然城矗立的位置就是在这条名为小界河冲击而成的一块平原之地。

    渭然城地市平坦,土地肥沃,乃是扬州地界中最有名的农耕之地,整个扬州城三成以上的农作物都是由渭然城提供,玄修之士和练气士不同,在点醒气魄之前,玄修之士对食物的需求非常大,所以在玄元世界中,农作物的种植也是非常发达,所以就靠着种植行业,渭然城就已经是扬州地界中前十的繁华之地。

    而且渭然城可不仅仅只有农耕种植,因为从小界河到界河这一段数万里之遥的无人之地中,到处都是荒兽和妖兽的身影,从渭然城出发到界河的这段地方,地势从平原缓缓变作丘陵,方圆数万里的地域中平原、湖泊、山地、河流、峡谷,各种地势应有尽有,渭然城不仅仅是扬州最大的农耕之地,也是为整个扬州提供肉食最好的出口。

    各种各样的荒兽和妖兽生活在这片方圆数万年的地域中,无数年来为扬州的低阶修士提供着数之不尽的肉食,而渭然城靠着农耕和肉食的提供,在整个扬州地界中都能排在前五。

    但这也是渭然城的极限了,因为这个方圆数万里的荒原中等级最高的妖兽和荒兽也就在四级左右,也就是差不多等同于英魄境的玄修,而且这种四级的妖兽或者荒兽数目都很稀少,一个个基本上都是躲在深山老林之中,所以这片荒原虽然范围极为广阔,但是却没有更珍贵的宝物,对于玄修之士来说,荒兽和妖兽才是他们最大的宝物源泉,等同于英魄境的荒兽还有妖兽又如何能够满足那些高阶修士的需求呢?

    而且渭然城那片广阔的冲击平原虽然土地肥沃,但是种植的农耕植物也不会有太高的等级,因为没有更高等级的灵源之地,所以没办法种植品质更高的灵米灵谷,所以整个渭然城也只能为气魄境和气魄境以下的修士提供修炼所需,对于更高阶的修士来说基本上无所谓,所以渭然城虽然繁华,但是却不太引人注意。

    当然,渭然城乃是靠近界河最近的城池,虽然不是通往徐州的交通要道,但是那片荒原中越靠近界河的地方,荒兽和妖兽的等级就越高,界河以南是扬州,是一片由各种地形组成的荒兽,而界河以北则是徐州,乃是一片绵延不绝的巨大山脉,这片山脉又被称为界山,乃是徐州地界中最大也是范围最广的山脉,数之不尽的各种荒兽与妖兽都生活在界山之中。

    所以也有很多的修士源源不绝的从来到渭然城,他们的目标就是荒原北部区域甚至是界河以及界河以北的界山山脉,这些地方荒兽成群,妖兽遍地,荒兽和妖兽的等级也是很高,就连等同于宗师修士的九级妖兽也是不少见,这些对于修士来说可是难得的宝物和材料,所以许多修士都会到渭然城来狩猎,各种狩猎的队伍在渭然城中随处可见。

    当然,这些狩猎队伍会因为各自的实力而在不同的地方狩猎,最普通的就是只能在荒原南方边界的数千里范围内狩猎,收取一些一级或者两级的荒兽还有妖兽,最强大的狩猎队伍则是会深入到界河边缘甚至是横渡界河,前往界山山脉,当然,就算是最强大的狩猎队伍也不敢太过深入界山。

    界山之中,等同于宗师的九级妖兽不说随处可见,但也不在少数,而且还有超过九级的大妖存在,这些大妖只有尊者才能与之抗衡,拥有尊者的狩猎队伍可是很少的。

    其实这种狩猎队伍在整个大乾天朝中也是随处可见,大乾九州中的许多地方都是生活着数之不尽的荒兽还有妖兽,只有像金陵城这样的地方才会比较少,所有加入狩猎队伍也是大乾玄修之士大多数的去处。

    因为如果一旦狩猎到了等级很高的荒兽或者妖兽,他们就能够因此获得很多的资源,能够为他们带来更好的修炼环境以及生活条件,当然,专职的狩猎队伍也只有像渭然城这样靠近荒原的地方才会存在,其他地方的绝大多数狩猎队伍都是临时组建而成。

    …

    …

    “廖原!这只疾风豹乃是我们的猎物,怎么可能会因为你一句话就让个你!”一个愤怒的声音在荒原中部的密林中响起。

    “嘿嘿!”不一会儿,一个沙哑的笑声传出,“怎么?你们几个也不愿意吗?”说话的这个人就是廖原,只见此人身材消瘦,脸色惨白,一双阴鸷的眼睛发出凶狠的目光,玩味得盯着眼前的四男一女。

    “哟!看来你们是真的不愿意啊!我们烈虎帮想要的东西你们也敢占据!”廖原哈哈一笑,很是不屑的说道,听起来他口中的那个烈虎帮应该就是他此时的靠山了。

    因为这个廖原只有气魄境初期的修为,居然敢威胁一个拥有了气魄境后期修士的狩猎队伍,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他背后的靠山很强。

    “混蛋!当初我就不应该只是将你逐出我们队伍,早知道你如此行径,居然投靠了烈虎帮,我就应该把你杀掉!”方同说到烈虎帮的时候还是显得有些畏惧,而这个方同就是被廖原威胁的四男一女中修为最高的一个。

    “方同!你说的没错,如果当初你杀掉我,我也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抢夺你们的猎物,但是现在你有敢做些什么呢?”廖原很是嚣张的笑了笑,与此同时,廖原带着的其他狩猎修士也是放声大笑,看着被围在中间的方同四人很是张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