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元立道 > 第一百零八章 到来

第一百零八章 到来

 热门推荐:
    苏子瞻虽然没有把全部事情都告诉无名,但是他却没有说谎,他对于自己的实力底限确实不是很清楚,他只有一个大题的猜测,苏子瞻估计自己应该能够和七魄归元的宗师相比,但是他到现在还没有和七魄归元的宗师交过手,所以苏子瞻并不是特别清楚。

    而听到苏子瞻回答的无名和谢未晞都是心中暗暗惊讶,苏子瞻的话虽然说得模模糊糊,但是他却表达了另外一个意思,那就是他觉得自己只有像夜阑清这样的宗师才能够检验出自己的实力底线,而此时的苏子瞻不过是灵慧境修为而已,居然说需要夜阑清这样在人榜中都排在高位的宗师才能验证自己的实力,他们两个可都很清楚,苏子瞻绝对不是一个说大话的人,既然这样,他们两个怎么会不惊讶呢!

    “既然这样,那里就要小心一点,你虽然是幽离山的弟子,但是夜阑清的来历也不简单,她一旦真的和你交手就绝对不会留手!”虽然苏子瞻很清楚的表现着自己的自信,但是无名还是要再次给苏子瞻提个醒。

    这已经是无名第二次提醒自己了,苏子瞻心中相信,以无名的身份和实力却这样不断的提醒苏子瞻,那绝对是因为夜阑清本身就不是一个好相与的对手,当然,无名也是担心苏子瞻因为夜阑清的事情而受到伤害,进而影响了他们在品剑大会上的安排,所以他希望苏子瞻能够小心。

    “如果没有把握,你就不要与夜阑清动手,她本身是宗师修士,没有任何理由能够和你交手,而且这里是金陵城,夜阑清的来头不小,但是她也不敢明着违背大乾的规矩,所以只要你在金陵城,她就不敢主动发难!”无名想了想,又给了苏子瞻一个劝告,看起来他是非常不愿意苏子瞻与夜阑清动手。

    “谢过无名前辈!晚辈知道了!”且不管无名是因为什么原因才这么一直给苏子瞻忠告,但是这毕竟是对苏子瞻着想,所以苏子瞻不管接下来做什么打算都需要向无名表达自己的谢意!

    …

    …

    “对不起!”就在苏子瞻向无名表示感谢之后,在一旁的谢未晞神情低落的说道,她这句对不起既是对苏子瞻说的,也是对无名说的,苏子瞻因为她之前的所作所为而和夜玄心打了一场,现在更是还要面对夜阑清的威胁,虽然苏子瞻说他希望和夜阑清交手,但是谢未晞并不相信苏子瞻会是夜阑清的对手,所以他觉得非常愧疚。

    至于她为什么要给无名道歉,原因也很明显,一开始的谢未晞不知道,但是刚才无名虽然没有明说,却已经提过他需要苏子瞻在品剑大会上出现,而如果苏子瞻因为夜阑清的原因而无法出现在品剑大会或者有所损伤,那绝对会影响无名的安排,所以她需要向无名说对不起!

    微微摇了摇头,无名转过头看着谢未晞低声说道:“我和你的祖父乃是多年的好友,而你也是我的晚辈,此事已经做了,就不要再想,以后我希望你在做什么决定的时候最好是多考虑一番!”

    无名的话虽然不重,但是却已经是对谢未晞一个不小的警告了。

    “对了!”一旁的苏子瞻好像想了什么,突然接过话头,低声说道,“我和夜玄心之所以会有争斗,完全是因为他误解了我和谢未晞的关系,而我和谢未晞本身没有任何关系,之前也只是一个误会,想来夜阑清应该很清楚,说不定她不会来找我麻烦呢!”

    与此同时,听到苏子瞻说话的谢未晞脸色一黯,因为刚才苏子瞻说他们两个没有任何关系,这也就是说他们两个以后恐怕连朋友都不是了,而此时的苏子瞻也是有些担心,他担心夜阑清真的不来找自己的麻烦,这样他要找一个合适的对手就不知道还要多少时间了。

    “话虽如此,我相信之前的事情夜阑清也肯定能够知道来龙去脉,但是夜玄心是她最喜爱的晚辈,而且夜阑清也继承了她师傅护短的性格,更别说你已经把夜玄心打成了重伤,我想夜阑清现在恐怕已经在来醉霄楼的路上了!”无名摇了摇头,看起来他好像对夜阑清很熟悉。

    “他说的没错!我已经来了!”就在无名的话音刚刚落下的时候,一个有些清冷的声音传入了苏子瞻的耳中,与此同时,随着一阵轻盈的脚步声,一个带着面纱的青衣女子出现在醉霄楼的五楼!

    看着突然出现的青衣女子,无名不由得尴尬的笑了笑,低声说道:“这件事情本身是误会,不知道能不能给我一个面子!”

    “无名!我想你应该知道我的性格,我既然已经来了,就绝对不会无功而返!”听夜阑清的话,她和无名好像是早就已经认识了。

    无名看着很是冷漠的夜阑清,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和夜阑清已经认识很久了,他很清楚夜阑清的性格,所以刚才他也只是说说而已,就是想试试夜阑清会不会有什么其他的打算,不过现在看来,夜阑清绝对不会有其他的想法与打算了!

    就在无名和夜阑清说话的同时,苏子瞻也开始打量起这个让无名很是忌惮的夜阑清,虽然夜阑清带着面纱,但是苏子瞻可以确定,这夜阑清绝对是一个绝世美人,和夜阑清相比,本身已经非常靓丽的谢未晞在她面前就好像要差很多了。

    夜阑清没有继续和无名多说什么,转过头看来一样在一旁紧张的谢未晞,也没有说话,接着就将目光放在了苏子瞻身上,沉吟片刻之后方才开口:“你就是苏子瞻?”

    “贫道苏子瞻,见过夜阑清真君!”苏子瞻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夜阑清。

    “我知道这件事情本身与你无关,但是玄心确实是因为你而受到重伤,所以你必须要给我一个交待!”夜阑清并没有在意苏子瞻对她的称呼。

    “不知贫道需要做什么交待?”夜阑清的语气并没有那种愤怒的感觉,反而非常平静,甚至是带着一丝冷漠,让苏子瞻觉得有些压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