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元立道 > 第四十一章 打一场再说

第四十一章 打一场再说

 热门推荐:
    苏子瞻突然间主动提出要和寒璃天宫的修士做过一场,这让对苏子瞻有些了解的宫初月有些疑惑,以她对苏子瞻的了解,苏子瞻一向都是喜欢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没想到今天的苏子瞻和宫初月心目中的苏子瞻有很大的不同!

    “难道人的性格还会因为修为的变化而变化?”宫初月有这样的想法也只能说她确实对人性的了解太少!

    抛开苏子瞻不谈,想必在这个世界上的大部分人之中,一旦他们能够得到更多的权势,很少能有人能够保持住自己的心态,修士也一样,实力提升之后对其他事物的看法就会不同了!

    不过苏子瞻现在心态的变化可不仅仅是因为苏子瞻实力提升的原因。诚然,苏子瞻在自己修为提升之后想要试试自己现在的实力,但以苏子瞻的心境修为,他完全可以控制自己的想法,但现在苏子瞻自我觉得他依然是在自己的控制之中,但是他却没有现当他产生这样的想法之后,他的金丹之火会有一定的异动,本来金色的金丹之火开始变得暗淡了一些,但是金丹之火并没有任何减弱的势头,只是火焰的颜色光芒没有之前那么亮眼而已!

    这本就是金丹九转到神魂境界要面对的正常状态,因为神识时时刻刻都在受到金丹之火的淬炼,这个阶段练气士心中最本能的**或者说潜意识将会得到无限的放大,这其实也是练气士修炼劫难的一种,但是这个劫难只能靠练气士自己,没有任何人能够提供帮助,只有心境修为足够,才能渡过这个难关,也才能够进阶神魂境界,如果练气士就这么跟随着自己的**而肆意放纵,最终只有一个结果,走火入魔,在这个阶段走火入魔意味着练气士只有身死道消一条路!

    对于这个劫难,道德真经中也只记载了一句话:斩破虚妄,种神入丹!

    而现在的苏子瞻可能还不知道这是自己心中的妄念,但是他却没有提点他的长辈,所有的一切都只能靠苏子瞻自己了。

    言归正传,对于苏子瞻刚才颇有些豪情万丈的话,宫初月是疑惑,原随云是侧目,他有些好奇的看了看苏子瞻,有不经意间的看了看宫初月,不过当他看到宫初月脸上的疑惑之后也就知道并不是自己的师妹之前对苏子瞻的介绍有所隐瞒,除开寒璃天宫的的三个修士之外,此时的乔一帆四人可以说是喜笑颜开,本来他们在苏子瞻称呼宫初月为师姐的时候基本上都已经绝望了,结果苏子瞻又重新给了他们希望,因为苏子瞻说他要保下韩宇父子,这让乔一帆几人心中大定,他们四个可以肯定,苏子瞻应该不会违背承诺,不过他们依然有些担心,不知道苏子瞻能不能打得过寒璃天宫的人!

    对于苏子瞻的话最不爽的就是韩林了,不过一向厚脸皮的他却没有任何神情的变化,只是颇为不屑的看了看苏子瞻,他不觉得苏子瞻能够和寒璃天宫的弟子相比!

    “难得苏真人如此,那鄙人便来领教一下阁下的高招吧!”原随云哈哈一笑,他对自己师妹口中的天才人物也很感兴趣。

    “原道友,你我二人本无仇无怨,此番争斗不如点到即止?”苏子瞻虽然动了妄念,但是却依然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别说他和宫初月都是江东之地的老相识,就算他们是毫不相干的陌生人,苏子瞻也不愿意把事情闹大!

    “当然!我等当以和为贵!”原随云心中不由得微微笑,在他看来苏子瞻果然还是知道好耐,终归为自己找了一条好的后路。

    没错,原随云对自己很有信心,他看出来了,苏子瞻的实力顶天也就是灵慧境的真人了,可他原随云早就是天冲境的真君修士,而且当初他在潜龙榜上的排名可不低!

    “贫道还有一个不情之请!”苏子瞻看了看韩宇,还是决定帮他一把。

    “嘿!我帮助韩林夺得这韩家家主的位置是等价交换,无论胜负,这韩家的事情已经与我无关!”苏子瞻还没有说出自己的要求,原随云何等精明,他怎么不知道苏子瞻想要什么,虽然他觉得苏子瞻不是自己的对手,但是他依然决定卖苏子瞻一个好,所以才会说出无论胜负这四个字。

    “那贫道就先谢过原道友了!”苏子瞻其实有些担心原随云和韩林之间有其他的瓜葛,而现在原随云这么说,那岂不是说苏子瞻和韩宇之间的交换条件已经达成了,而且还可以帮助韩宇父子夺回韩家家主的位置,这样江宁韩家可就是欠了他苏子瞻一个大大的人情,以后苏子瞻想要通过韩家来搜寻一些灵药也可以开口了!

    这段时间虽然看起来苏子瞻对韩家的事情不管不问,但自从苏子瞻点燃金丹之火之后他就有了其他的想法,平时听到的一些交谈也知道韩家在青阳郡中是一个名声和实力都不小的家族势力,而且韩家商行绝大多数的货物都是药材,苏子瞻已经点燃金丹之火,现在就可以开始炼制丹药,可以肯定的就是苏子瞻以后要炼制的丹药绝对不会少。

    炼丹这可是个费时费力的事情,而且还需要许多的钱财,以苏子瞻一个人来来搜集各种药材肯定是不可能的,现在苏子瞻帮韩宇父子一个大忙,想必以后韩家也能给予苏子瞻更多的回报,当然苏子瞻并不是那种以恩情来获取事物的人,他就算让韩家给他找寻什么药材,也一定会相应的付出对应的报酬,现在之所以帮忙,就是想让以后韩家替自己做事的时候更加上心一些!

    “既然如此,那就请韩林先生将真正的韩家家主交出来吧!想必韩林先生应该不会拒绝的!”苏子瞻转过身来,对着韩林嘿嘿一笑,说出了韩林最不愿意听到的话!

    ...

    ...

    此时所有的一切都完全出了韩林的想象,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做了这么多事情,最后却因为苏子瞻的几句话而功亏一篑,但是现在的韩林却只得依照苏子瞻的要求让韩阳把刚刚被自己关起来的韩峰带出来,韩林知道自己根本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他最大的依仗原随云已经明确表示他不会理会韩家的事情,无计可施的韩林只能将所有的怨恨都放在苏子瞻的身上!

    “父亲,这是新鲜的七星草,您赶紧服下恢复伤势要紧!”韩宇在韩阳将韩峰带出来后,一把便将自己的父亲从韩阳手中夺过来,很是伤心的看着已经形容枯槁的韩峰,心中不是滋味。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