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元立道 > 第一百零二章 前辈无名

第一百零二章 前辈无名

 热门推荐:
    “咦!客观,您没去晓雨湖吗?”大约过了一刻钟时间,酒楼的小厮慢吞吞的走上苏子瞻所在的三楼,惊讶的现眼前还有一个人在吃东西,这让小厮心中惊奇,失声惊呼道。

    苏子瞻轻轻一笑道:“这个酒可有什么来头?”

    小厮见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他知道自己有些多管闲事了,挠了挠头,低声说道:“客官您可是问对了,这百花酿乃是我们东家的家传美酒,在定州也是鼎鼎有名,许多客人都慕名前来品尝着百花酿…”

    看着小厮滔滔不绝的讲述着苏子瞻手中的这壶名为百花酿的美酒,苏子瞻也没有打断小厮的话,只是在一旁静静的听着。

    其实这个百花酿确实不错,苏子瞻在地球上并不喜欢喝酒,平时和同时朋友聚会也只是偶尔喝上一点,其他时候可以说是滴酒不沾,后来穿越到上一个武侠世界,他的便宜老爹就是一个好酒之人,平日里无酒不欢,苏子瞻身为武林四公子之一,平时不免得要和人应酬,慢慢的也就喝上了一些酒水。

    而到了这玄元世界之后,苏子瞻还从来没有喝过酒水,到了这定州之后苏子瞻也只是随便点了来试了试,没想到这百花酿的口感还真的很好,入口柔,辛而不辣,另外还有一点淡淡的花香,入口之后唇齿留香,而且苏子瞻可以从这酒水中感受到一丝丝淡薄的灵气,所以他才会特意询问这酒水的来历。

    “这样,你给我准备十坛百花酿!”等待小厮讲解完了之后,苏子瞻又给自己倒上了一杯,一饮而尽。

    小厮嘴巴动了动,正要说些什么,就听身后传来自己东家的声音:“客人既然有吩咐,你就去酒窖中取上十坛百年份的百花酿吧!”

    “是,东家!”小厮转过头看了看自己的东家,不再啰嗦,抬脚便往楼下走去,一边走还一边心中惊奇,要知道平时这百花酿他的东家一天也只卖三坛,从来没有直接卖十坛的事情出现过,而且自己东家还居然吩咐自己将取出百年份的百花酿。

    这可是让小厮更加惊奇,百花酿是东家最好的酒,也有十年份,五十年份和百年份三种区别,百年份的百花酿小厮也只是知道有这个存在,但是从来没见自己东家招待过任何人,本来小厮就对自己的东家很是好奇,这种乎寻常的做法也只是让他更加觉得自己的东家有些神秘罢了!

    另一边,苏子瞻此时的脸色有些凝重,这位被小厮称为东家的年轻人在出现之前苏子瞻居然一点感觉都没有,而且现在这个人虽然站在苏子瞻的面前,但是苏子瞻却没有感觉到此人任何的气息存在,就好像这个人不存在一样!

    “贫道苏子瞻,见过前辈!”苏子瞻站起身来,对着眼前感觉不到任何气息的年轻人抱拳道。

    年轻人笑了笑,轻声问道:“贫道?为何自称贫道?虽然你的气息有些奇怪,但也是英魄境的修士,我还从来没有听到过这样的自称!”这是第一个对苏子瞻自称提出疑惑的人!

    苏子瞻更是心中惊讶,他没想到眼前的年轻人一眼就看出了自己的修为,要知道苏子瞻现在可是时时刻刻运转着敛息诀的,他更是自信如果不是自己主动显露修为的话,即使是自己的师傅也不能轻易探知自己的修为,而现在眼前的年轻人却可以轻易看出自己的修为,而且还现自己的气息有些奇怪,那岂不是说眼前这位比自己师傅的修为还高。

    苏子瞻一时间不知道眼前之人有什么打算,只得小心翼翼的说道:“晚辈虽然是所谓的真人,但其实也不过是一个求道之人而已!”

    “求道之人?什么道?”年轻人直接坐在苏子瞻的面前,接着问道,一边问还一边给自己倒了一杯百花酿。

    “道可道!非常道!”苏子瞻福至心灵,突然将道德真经的第一句话讲了出来。

    一开始年轻人听到苏子瞻的这句话后还是面带笑容,渐渐地年轻人脸色有些变化,一口饮下杯中酒后更是低声呢喃道:“道可道!好一个道可道!”接着,年轻人又看了看苏子瞻,接着说道:“你很不错!”

    “前辈谬赞了!”苏子瞻低声应道。

    “哈...哈…哈…”年轻人突然放声大笑,“能够在你这样的年纪就有英魄境的修为,想来你应该是这大离国三大派的弟子吧!”顿了顿,年轻人又接着说道,“看你气息沉稳,修为稳固,应该是自己修炼得来的修为,你应该是幽离山下院的弟子吧!”

    “前辈明鉴!”苏子瞻心中惊讶,他没想到自己什么都没做就被他看出了所有的底细,而且听眼前人的意思,他居然知道幽离山的底细,看来眼前这位的身份不简单。

    “你是哪一峰的弟子?”年轻人给自己和苏子瞻分别倒了一杯酒,示意苏子瞻坐下说话。

    苏子瞻也不推辞,直接坐在年轻人的对面,将年轻人给自己倒的百花酿一饮而尽,低声说道:“晚辈乃是璇玑峰弟子!”

    “璇玑峰?”年轻人嘴角闪过一丝笑意,接着说道:“是莫离的弟子吧!”

    “前辈认识家师?”

    “多年前曾经见过他,当时他跟你一样,只是一个英魄境的笑修士!”年轻人并没有遮遮掩掩,也许对于他来说,他没必要在苏子瞻面前遮遮掩掩些什么。

    苏子瞻心中一动,眼前这位前辈虽然没有多说什么,但是刚才那番话也差不多表明了一些意思,如果苏子瞻没有猜错的话,眼前这位看上去很年轻的前辈恐怕是一个尊者甚至有可能是天尊。

    就在此时,之前下楼的小厮带着十坛百花酿上来了,放在一旁后就下楼去了,年轻人指了指一旁的百花酿,微微笑道:“这些百花酿我就送个你了,你回去之后记得提醒一下莫离,就说当年他欠我的一顿酒要准备准备了,我不知什么时候就去璇玑峰讨杯酒喝!”

    这是让苏子瞻离开的意思,苏子瞻也不啰嗦,用储物袋将百花酿装好之后便告辞离开:“晚辈谢过前辈的百花酿,不知前辈可否告知姓名!”

    此时的年轻人正站在窗边,不知道在看些什么,片刻之后低声说道:“名字什么的不过是个代号而已,时间已经太久了,我都忘记了自己的名字了,你就叫我无名吧!”(未完待续。)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