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元立道 > 第一百零三章 斩(上)

第一百零三章 斩(上)

 热门推荐:
    风属木,又不同于木系神通,有自己的特殊性,对于风,苏子瞻的了解不多,但其实练气士的神通中有很多都是和风有关的,而且练气士在修炼的时候会不可避免的与风系神通或者说风系大道法则扯上关系,最直接的点就是那金丹三灾中的巽风劫,按照苏子瞻对风系神通理解,风与雷是天生合拍的大道法则,而在上清一脉的传承中还有一门名为神宵风雷的修炼之法,走的就是风雷之路,就算是纯粹的风系神通也还有那传说中的三味神风。

    当苏子瞻看到那青黑色的风之后一开始是很惊讶的,但后续听到嬴稷的惊呼声之后倒是忽然之间平静了下来,玄冥黑风的名字已经将这门神通的底细透露得差不多了。

    所谓玄冥,之的便是北方冰寒之水,也就是说这玄冥黑风可能是带着水系神通的特性,但最大可能应该是带着寒冰系神通的特性,毕竟之前嬴琳琅和她姑姑都是修炼有冰魄神光,虽然嬴琳琅的姑姑才是正统的冰魄神光,但这可能意味着变异之后的冰魄神光很有可能就是苍龙一族的传承神通,嬴尅走的是纯粹的风系神通,但并不是说就没办法融合其他的大道法则。

    而当苏子瞻用防御之法挡住那玄冥黑风之后,苏子瞻就知道自己是有些小看了嬴尅的玄冥黑风,这玄冥黑风虽然是脱离了风系神通的纯粹,但却是和北方冰寒之水的道则完全融为一体了,失之纯粹之后却是威能更加暴虐,苏子瞻的防御光幕虽然是挡住了玄冥黑风,但很明显,这防御光幕已经是开始出现腐蚀的情况。

    北冥之水本就是以冰寒之力著称,同时带着恐怖的腐蚀之力,玄冥之水当然是更胜一筹,所以别看苏子瞻施展的土系神通的防御光幕,但却是没办法抵抗这玄冥黑风的冲击。

    那玄冥黑风此时此刻就好似无穷无尽一般,就算是苏子瞻也是没办法找到这玄冥黑风的源头是什么地方,或者说找到嬴尅的位置在哪里,不用说都知道玄冥黑风的源头就是嬴尅,可苏子瞻却是不能找到嬴尅的位置,这让苏子瞻很是被动,因为那玄冥黑风完全就是铺天盖地,除开苏子瞻的防御光幕之外,他四周方圆百丈之内都是充斥着无穷无尽的玄冥黑风。

    而在这个时候,其他的苍龙族人其实已经没办法准确看到玄冥黑风内里的情况,他们只能隐约间看到一闪一闪的土黄色光幕还在闪烁,这证明苏子瞻依然还能够抵抗玄冥黑风的冲击,只不过看着苏子瞻被玄冥黑风笼罩之后,原本一直和嬴琳琅对峙的嬴昃却是忽然之间笑了起来。

    对于嬴昃来说,他担心的是苏子瞻和嬴琳琅有什么特殊的手段来对付自己,而现在虽然嬴尅没有尽全功,可苏子瞻很明显是不能为嬴琳琅提供帮助了,嬴昃也知道这玄冥黑风的威能有多么恐怖,就算是他被困在玄冥黑风之中也很难短时间内脱身,这也就是说苏子瞻现在不能脱离出来,那他就只需要对付嬴琳琅一个人就可以了,在这种情况下,原本心中很是担忧的嬴昃当然是要轻松很多了。

    呼...

    就在自己被玄冥黑风完全笼罩之后,苏子瞻的耳边甚至已经是开始出现狂风呼啸的声音,这种声音的出现意味着什么?这是很清楚的在告诉苏子瞻,他的防御光幕此时此刻已经到了极限,风声都出现了,防御光幕的崩溃已然是近在眼前。

    厉害!嬴尅的风系神通果然是非常厉害,苏子瞻虽然将修为提升到天仙第三步,但对于嬴尅的玄冥黑风没有提前做好应对的准备,以至于他此时此刻被困在了玄冥黑风之中,而玄冥黑风的威能很是恐怖,如果不是苏子瞻已经洞彻虚空之道,此时此刻这些玄冥黑风恐怕依然是突破了他的防御。

    现在,苏子瞻的身边就只有玄冥黑风,其他所有的大道法则都是在玄冥黑风的冲击下退避三舍,以至于此时此刻的苏子瞻很难去真正与玄冥黑风正面对抗,其实这很正常,任何一种神通其实都是了不得的手段,但这种神通能够将自己的威能全部爆发出来之后,再来想要破除难度还是很大的。

    不过对于苏子瞻来说,四周充斥着玄冥黑风其实也是一个机会,他刚才看了看,就算是他的日月玄虚生死真瞳也是没办法看穿不过区区百丈的玄冥黑风,也就是说此时此刻外面的修士也是看不到他的情况,那他现在做什么的话也就只有嬴尅能够察觉到,他只要遮掩的好,嬴尅也不一定能够看到他动用了什么手段,而现在苏子瞻要做的就是想清楚应该用哪件先天灵宝,同时还要注意遮掩!

    “认输吧!”看着苏子瞻被嬴尅困住之后,嬴昃一边笑,一边对嬴琳琅低声说道,“你的同伙已经没戏了,何必强硬到底呢!”

    “大长老,我之前很好奇你一直说苏子瞻和我有关联是为什么?”听到嬴昃的话后,嬴琳琅却是忽然笑了起来,“现在我终于知道了,你居然在害怕,没想到大长老你居然会害怕!”

    被看穿了,嬴昃的眉头微微皱了皱,脸上却是没有丝毫的神情变化,对于嬴昃来说,他根本就不在乎这些,胜者为王,他拿下嬴琳琅之后,什么都不重要了:“那又如何?”

    是的,那又如何?对于嬴昃来说就是这样的一个态度,但嬴琳琅在这个时候笑得却是更加明显了:“你担心我找苏子瞻是要用什么特殊的手段来对付你,现在苏子瞻被困住,你觉得只有我一个,所以一点都不担心了!”顿了顿,又听嬴琳琅继续说道,“就算如此又如何呢?虽然我的修为比不上你,但你很清楚,你也根本赢不了我!”

    嬴琳琅确实是说的实话,因为之前嬴昃和嬴琳琅就是出于这样一种状态,嬴琳琅修为不够嬴昃那么高,但有足够的底牌并且还掌握着苍龙一族最强大的宝物,再加上正统的名头,所以她和嬴昃是平等的对立,现在嬴昃要对付嬴琳琅也只能是和以前一样的结果。

    “你觉得呢?”就在此时,嬴昃忽然笑出了声音,他的意思很直接了,我如果没有足够的准备,会在这个时候来强行对付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