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级农场 > 第一千四百三十四章 前往青云岛
    刘群峰闻言本能的反应是想要拒绝的,不过他听到“股权”两个字的时候,不禁又有些肝颤——作为刘氏家族的未来掌舵人,他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自然就是家族集团的股份被分走了将近一半。

    这实在是会来带太多太多的不稳定因素了。

    当然,无论是夏若飞选择要钱还是要青云岛,他同样是非常的心疼。

    只不过两害相权取其轻,相比较之下,自然还是股份更加重要。

    刘群峰犹豫了一下,说道“夏先生,您可能不太了解情况……青云岛实际上并不在华夏境内……”

    “我知道。”夏若飞微微一笑说道,“我已经打听过了,青云岛位于南太平洋,是群岛国家波瑙图所属的一个岛屿,不过永久归属权已经被刘家买下了,对吗?”

    刘家在海外经营了一个防御惊人的岛屿,这件事情对于普通人来说自然是相当隐秘的事情,但在大家族之间也不可能隐瞒得住,刘群峰一听就知道夏若飞已经从宋家那里得到了消息。

    他点头说道“是的……所以说……青云岛有点远,而我父亲现在的情况又……”

    “据我了解,青云岛上有一条三千米长的跑道,私人飞机起降是绰绰有余的。”夏若飞微笑道,“我们可以直接乘坐我的桃源号过去,一天时间就足够了,刘老目前的情况还算稳定,而且我还留了好几袋药,所以安全方面也是不用担心的。”

    青云岛上的机场自然是不对外开放的,不过那是刘家自己的岛,夏若飞搭乘桃源号过去自然是可以降落的,这样一来根本不需要转机,也不需要到波瑙图换乘客船,直接京城起飞,青云岛降落,因此看似距离不近,实际上花费的时间并不会很多。

    夏若飞的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刘群峰自然也不好再拒绝。

    他想了想说道“夏先生,这事儿我得向我父亲请示一下。”

    “那是当然!”夏若飞含笑道,“那就麻烦刘部长尽快请示吧!既然刘老都已经提出这件事情了,我也不想一直拖下去,还是尽早决定下来的好。如果青云岛的考察无法成行,那我也许只能在三十亿美金和百分之四十的股份之间做选择了,而我公司最不缺的就是现金流……”

    “我现在就去请示!”刘群峰闻言连忙说道,“夏先生,请你稍等一下。您放心,我父亲既然提出了这个方案,那他肯定是不会拒绝您去考察的,唯一担心的就是他自己的安全问题,我会把您的判断告诉他的!”

    夏若飞微笑点头道“那就麻烦刘部长了。”

    “不麻烦!”刘群峰连忙说道,“应该的!应该的!”

    说完,刘群峰就快步走进了刘老爷子的病房,而夏若飞也没有回房间,直接就站在走廊里等待。

    没一会儿,刘群峰就推开门走了出来。

    他没等夏若飞开口,就笑着说道“夏先生,老爷子已经同意了!”

    接着,刘群峰马上又解释道“因为我是公职人员,出境的话手续有点儿麻烦,而且还得向上报批,所以老爷子决定让宽叔陪你去一趟。您放心,宽叔到了那边,能直接代表我父亲的。”

    刘宽是刘老的大管家,跟在刘老身边已经几十年了,可以说是忠心耿耿,到了青云岛上,刘宽的确是能全权代表刘老爷子。在刘群峰不方便出境的情况下,由刘宽陪同夏若飞前往,的确是最合适的。

    夏若飞含笑点了点头,说道“可以,刘部长,给你们添麻烦了。”

    “哪里!哪里!”刘群峰连忙说道,“这是很正常的要求,就算是去菜市场买菜,都还要看看菜品的质量呢!更何况这么大的一笔交易?夏先生,您希望什么时候出发?”

    夏若飞略一沉吟,就开口说道“我当然是希望尽快了。桃源号明天一早就能在京城起飞,就是不知道其他的事情能不能安排得过来?”

    刘群峰毫不犹豫地说道“没问题!航线的事情我们来协调。另外你们从国内直接飞青云岛就行了,不需要办理波瑙图那边的签证,落地后也不需要什么入境手续!”

    刘家对青云岛拥有绝对的所有权,实际上相当于是把青云岛从波瑙图国的版图中划走了,至少也算是国中之国,波瑙图的海关对青云岛也没有任何管辖权。只要刘家同意,任何人都能直接进入青云岛,并不需要办理什么手续。

    “那国内这边出发的时候呢?”夏若飞问道。

    “按照正常的国内出发手续办理就行。”刘群峰说道,“总之就是一切按国内旅行算,不需要走边检流程,不需要办理出境手续。”

    “得嘞,那方便多了!”夏若飞笑着说道。

    “那就明天一早出发,您只要负责把飞机调到京城就行了。”刘群峰说道。

    “ok!就这么定了!”夏若飞说道。

    刘群峰接着又说道“夏先生,在出发之前,还请您再替我父亲做一个全面的检查,另外也希望您能教教医护人员,一旦病情有变,应该怎样应急处理。”

    “没问题!”夏若飞爽快地说道,“就安排在今天晚饭后吧!”

    “好的!”刘群峰说道,“那就谢谢您了!”

    “客气!”

    ……

    白天没有什么其他事情,就是夏若飞给刘安机长打了个电话,让他把飞机开到京城国际机场待命,另外也通知他明天一早要飞青云岛,具体的航线申请、航路计划什么的,都会有专人跟他对接。

    刘安受领任务之后,立刻带着机组临时申请了一条来京城的航线,当天就把飞机开到了京城国际机场停靠,机组成员在机场附近找了家酒店安顿下来。

    傍晚,夏若飞吃过晚饭之后,又从隔壁冰箱里取出了一袋中药,加热过后让刘老爷子喝了下去。

    然后他又用精神力对刘老爷子进行了全面的检查,确认短时间内病情应该不会有恶化趋势。

    最后,夏若飞还把负责刘老爷子的医护人员召集了起来,告诉他们应该如何应对突发紧急情况。

    当然,夏若飞说的方法非常简单,就是一旦刘老爷子的病情突然恶化,可以不必考虑服药时间间隙,第一时间给刘老爷子服下一袋中药。

    如果情况还不能改善,那就要果断地采取b方案——夏若飞利用下午的时间,让夏青在空间里制作了两个药丸,这里面灵心花花瓣的成分比真空袋里的中药要多一些。

    当然,为了不让刘家人联想到已经被刘丽芳毁掉的那批药丸,夏若飞专门吩咐夏青选了个全新的药方,无论是气味还是味道,这两个应急的药丸都跟以前的药丸不一样。

    夏若飞也反复嘱咐,只有在刘老爷子病情出现恶化,并且服用提前准备的中药也没有什么明显效果,这种时候才能使用应急药丸。

    而且取用药丸的时候,要求和以前一样,绝对不能和皮肤有任何接触。

    夏若飞强调完一些注意事项之后,马上又用警告的口吻再次叮嘱,除非是病情恶化且服药无效,才允许使用这药丸,如果老爷子情况正常,服用这个药丸非但没有好处,而且很有可能因为药性太猛而引发危险。

    经过这些天的相处,医护人员对于夏若飞早已奉若神明,他的医嘱自然没有人敢有任何质疑,都纷纷点头称是。

    而刘群峰更是如临大敌,将装了两粒药丸的小盒子小心地接过来放入冰箱中,另外又临时加派了两个守卫,对冰箱严防死守,绝不允许任何人靠近。

    刘群峰还明确,夏若飞不在的时候,只有他自己才有权限打开这个冰箱,其他的人一律不许靠近,包括刘家的一些核心成员。

    晚上,夏若飞手握元晶,坐在床上修炼了一会儿,然后就早早睡下了。

    第二天一早,夏若飞在刘家宅子用过早餐,然后就和刘宽一起乘车前往京城国际机场。

    夏若飞并没有叫武强开车过来保障,而是直接使用了刘家的一台商务车。

    在京城国际机场t2航站楼旁边的专机楼,夏若飞和刘宽非常顺利地通过了安检。

    很快,夏若飞就见到了前来迎接的机长刘安。

    “刘机长,昨天临时把你们调过来,一路辛苦了!”夏若飞含笑道。

    “您客气了!这是我们分内的工作。”刘安连忙说道。

    “今天的飞行计划已经做好了?”夏若飞问道,“这个机场你们肯定都是第一次飞,不过航路相对简单,而且机场周围也都是海,没有很高的山峰、大楼之类的,所以对你们来说应该难度不大。”

    关于航线航路的问题,刘家有专人跟刘安沟通,其中就包括从京城起飞前往青云岛的航线,昨天刘家就已经申请下来了。另外,由于青云岛的机场并没有对外营业,甚至连机场的导航台、飞行情报区的切换、机场的塔台频率、仪表进场程序等等这些基本的资料,都是没有对外公开的,所以这些也都是刘家派人跟刘安机长联系,直接把这些信息打包发送了过去。

    刘安点头说道“收到数据之后,机组立刻就拟定了飞行计划,并且对全程进行了一个模拟。的确如您所说,这次飞行只要天气给面子,基本上是没有什么难度的。而根据目前的预报,天气条件非常好!”

    “那就好!”夏若飞含笑点头说道。

    刘宽还跟以前一样,一直都保持得非常低调,没有什么存在感。

    夏若飞和刘安边聊边走,刘安则静静地跟在两人身后。

    一会儿工夫,三人就穿过了专机楼的通道,来到了停机坪上。

    这次桃源号停靠了远机位,所以三人乘坐机场内部的通勤车辆,终于看到了桃源号公务机。

    上飞机之后,刘安机长开始向夏若飞和刘宽介绍这次飞行的计划“夏先生,因为此次航程已经接近湾流g650的极限,所以出于安全的考虑,我们将会在澳大利亚的布里斯班落地加油,经过短暂停留之后继续飞往青云岛,整个航程大约十六个小时,此次飞行时间比较长,两位可以选择在飞机上睡一觉。”

    夏若飞点点头说道“这么长的航程,要辛苦两位了。”

    “您客气了!”刘安微笑说道。

    对于双人机组来说,连续飞行十六个小时的确是非常辛苦的事情,而且实际上按照华夏民航管理规定,这样的长途飞行已经超过了规定的连续飞行时间,只不过桃源号的机组并非航空公司的员工,再加上刘家从中协调,这也算是打了个擦边球。

    夏若飞说道“将来如果这样的长途飞行比较多的话,我会再招两名飞行员,非长途的时候就采用四人机组,这样你们就能轮班休息一下。”

    “谢谢夏先生!”刘安客气地说道,“其实相比民航飞行员,我们的总体工作时间还是很少的,只不过这种连续飞行时间比较长的时候,会相对辛苦一些,但我们能坚持,而且也请您放心,不会影响飞行安全的。”

    夏若飞点了点头,说道“反正现招飞行员是不可能的,所以这次也只能辛苦你们了!”

    刘安不禁哈哈一笑,说道“没问题的!”

    夏若飞继续说道“这样吧!返程的时候我们从悉尼中转,在澳大利亚停留一天,你们也可以休整一下。”

    夏若飞是想既然都要经停澳大利亚,那何不趁此机会去仙境农场还有韦斯特酒庄那边看看呢?反正从悉尼到猎人谷也不远,一天休整时间绰绰有余了,这样机组人员也能休息一天,然后继续飞行。

    一旁的刘宽闻言,嘴巴张了张,不过最终还是没有说话——他是下意识地想要尽快结束这边的事情,赶回京城去,毕竟夏若飞不在京城,无论是他还是刘群峰,都非常担心刘老爷子的身体出状况。

    不过刘宽想到出发之前刘老爷子的嘱咐,要他一切以夏若飞为主,所以他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

    “好的!那我们修改一下返程的飞行计划。”刘安说道,“夏先生,那我去驾驶舱做准备了!”

    “嗯!辛苦大家了!”夏若飞含笑道。

    。